【心声篇】凌晨四点,妈妈都在做什么?里面有你的”影子” -MamaClub

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想必许多人都因科比那句“我知道每一天洛杉矶凌晨四点的样子”,在心里燃起了星星之火。

可当妈后,我们才发现,自己被点燃的岂止是星星之火,简直是熊熊烈火,将内心的平静和希望烧得不留痕迹。

因为,我们不仅见过每一天凌晨四点的样子,我们还经常有幸见到每一天凌晨一点、两点、三点的模样。

 

妈咪A哭着跟朋友抱怨道。

“为什么都没有人告诉我,当妈妈之后,字典里就不会再有睡觉这个词了?”

妈咪A在生宝宝之前,过来人急着给她打各种预防针,生产很痛、母乳很难,却没人提醒她小宝宝并不是天生就会睡觉。

凌晨一点的窗外,对面还有几户人家亮着灯。她抱着宝宝,斜倚在竖起的枕头上,怀里的宝宝不断地闭着眼吮吸着她的乳汁睡去。

凌晨两点的窗外,除了幽暗的路灯,对面的楼栋已经变得漆黑一片。她再次抱起宝宝,用“胸器”搪塞着依然在再次醒来哭的娃。

凌晨三点的窗外,她已经困倦得再没有兴趣去看一眼。她的左脑在提醒自己“躺喂有风险”,右脑却把自己拼命按压在床上无法动弹。

她侧躺着打开睡衣,再次用乳汁伺候着正在找奶的宝宝。凌晨四点的窗外,天边已经有了淡淡的蔚蓝,外面有垃圾车开动的声响,而她的浅睡眠中挤满了婴儿的哭泣声。

她再次睁开双眼,看到身旁的婴儿正睡得香甜。她披头散发坐了起来。是的,她幻听了。日复一日频繁到半小时、一小时一次的夜奶,早已让她觉得生无可恋。

她实在没想到,当她收获了一个很可爱的宝宝,上天还买一赠一的送了她一份很浅的睡眠。她转身看着身边那个在婚礼上发誓“可以为她做一切”的男人,正睡得香甜。

那一刻,妈咪A觉得自己无比孤独。凌晨四点钟的天空,那抹微光,在庞大的黑暗中显得有些微不足道。就像妈咪A在漫漫长夜中,看不到任何希望。

此刻她多想,和这个倦意的人间一起睡去,做一场不再被惊扰的美梦。

 

妈咪B说,她是靠着这句话,生生撑了一年半的全母乳,特别是每晚那一两次夜奶。将近一年,她每天背着一个大大的隔温袋,里面放上两块沉甸甸的蓝冰。

多少次躲在会议室,拉上所有的窗帘,只听到吸奶器嗡嗡的工作声。有时候会议室被征用,妈咪B只得将“产奶房”移动到闷热的卫生间。

让妈咪B产生给宝宝断奶的念头,是因为宝宝最近夜奶频繁,以至于妈咪B最近每天在公司都哈欠连天。

“你知道凌晨四点的天空是什么样子吗?”妈咪B问。

她很快又自己回答:“凌晨四点,天空已经有了一些亮光。那亮光透过窗帘刚好可以照到我宝宝的脸上,原来我宝宝的睫毛有这么长呢!”

妈咪B一边用手比划着,一边笑。

“你不是正在给她断奶吗?”

“是啊,刚开始那几天,宝宝哭得让我好心碎啊,我在隔壁屋的床上,一边忍受着涨奶,一边掉眼泪。那时候我就想啊,我宁愿每天晚上起来夜奶,也不要我宝宝遭这个罪。”

“那现在呢?断了也就都适应了?”

妈咪B一脸无奈地摇摇头:“是我宝宝适应了而已,我的生物钟还顽固得很。本以为缺了快两年的觉了,这下终于可以睡到饱,谁知我反倒失了眠。

一到凌晨三、四点,我就自动清醒,起来看看睡在小床的宝宝,给她再盖盖被子。”

我们因为爱而缺觉,又因为爱而失眠。当有人在凌晨四点刚刚结束一场电子游戏的“厮杀”时,一位母亲刚刚哄好她夜啼的小娃。

当有人在凌晨四点吃完家里最后一包泡面时,一位母亲正在抱着她长牙期焦躁不安的孩子在幽暗的房间来回踱步。

当有人在凌晨四点离开了KTV的包间,一位母亲正在为已经分房的孩子掖好被踹开的被角。

原来,当初在产房,医生将脐带剪断的那一刻,做母亲的我们,当时就在心里生出了另一条脐带。对小家伙的那份牵挂,从此任凭斗转星移,也不会有丝毫的减弱。

正因着这份牵挂,那些缺过的觉,此生再也补不回来。

 

凌晨四点钟,妈咪C笔记本电脑的亮光早已盖过了天空透过的那点微光。她揉揉酸涩的眼睛,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肩膀,合上电脑,蹑手蹑脚的爬到儿子身旁躺下。

她贴着无比柔软的宝宝,高速运转了的大脑终于放松了下来。想着待一会要开的会议,要给客户展示的PPT,计算着自己还能睡多久,妈咪C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自从有了儿子以后,像这样熬夜的情况多得数也数不清。一面是放不下的工作,另一面是必须陪的儿子。

育儿与工作从来都无法完美的平衡,那些别人眼中的两不误,无非都是牺牲妈妈自己的睡眠时间换来的。

为了下班后可以陪儿子,妈咪C给自己定下来了晚6点到晚9点不准看手机,不准回邮件的规矩。

九点后,伺候完宝宝入睡,妈咪C真正的“夜生活”才开始。那些怎么也写不完的报告、文案,都在等着她。

她说:当你真正见过凌晨四点的光景,你就会明白这个世界并不会因为夜的降临而懈怠和困倦,更不会因为母亲的身份,而对你有半点宽容和体谅。你被加持的只有更加沉重的责任。

为了孩子,你要拼出一个不算难看的未来。为了自己,你要厮杀出一片还算可以的境地。

有了孩子之后,我们都在学着用双倍的努力去支付双倍的人生。

 

“你变了,恋爱那会儿你不是这个样子的。”

孩子刚刚一岁多,妈咪D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从丈夫嘴里听到这样的抱怨了。她不是不知道,应该做一个温柔的妻子、母亲,就像她之前一样。

可是,为什么在孩子一次又一次弄乱了她刚收拾好的客厅之后,她暴跳如雷地冲着孩子大喊大叫?

为什么在孩子一次又一次呼唤在擦桌子的她一起玩,而丈夫就在不远处刷手机时,她粗暴地掀翻了饭桌?

每次发过脾气之后,她看着孩子无辜的小脸和发抖的身体,内心充满了自责。但是孩子那没完没了的啼哭,以及丈夫的不曾体恤却像炮竹的芯子,分分钟将她引爆。

夜里带孩子让小宝宝长期缺觉,频繁心悸的她不得不去求助医生。医生挥笔,在病历上写了几个大字:

好好休息。

那一刻,妈咪D觉得医生口中的解药“好好睡觉”,对于她来说,相当于被宣判“无药可医”。

妈咪D的丈夫,根本没有意识到妻子是在用生命陪孩子夜醒。他只是不明白,当了母亲的妈咪D为什么脾气如此暴躁,为什么很多时候看起来那么不可理喻。

他也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偷走了妻子的温柔,是什么磨平了妻子的性子,又是什么将妻子推入这般的境地。

“你听过凌晨四点的哭声吗?”妈咪D问。

“因为怕影响孩子睡觉,我一个人躲到厕所崩溃大哭。凌晨四点的安静,让我的哭声愈发清晰,我只好拿了件衣服掩住嘴,哭完后,手里的衣服湿了一大半。”

那些说“你变了”的人,何时会记得问问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到头来,还是生活,让我们无奈地弄丢了最初的自己。

 

当你看过很多次零点的黑暗、一点的月亮、两点的星辰、三点的天空时。当你无数次在凌晨四点未曾睡去或者不得不醒来的时候。

当你被孩子的啼哭声从深睡眠中强行拉起来的时候,你的理智和疲惫都在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如果再生一次,真得撑得住吗?

总有人一遍又一遍地计算,多少钱能撑起一个孩子的成长,却没有人认真算过,妈妈需要熬过多少个凌晨四点才能养大一个孩子?

但那样的深夜,孤独也罢、绝望也好,妈妈们依然在竭尽全力地撑着。因为她们就是这样一种神奇的生物。她们无需闹钟,便能被自动唤醒,孩子的需求像隐形的铃声,让她们跳下床奔向孩子。

她们眼皮下顶着黑眼圈,眼中的泪却早已被对孩子的爱逼回肚子里。她们也并非义无反顾,但生养的责任和天然母性让她们选择咬紧牙关。

没有体会过“想睡而不得”的人,没有看过凌晨四点的天空的人,的确不足以谈人生。而持续如此疲惫还能笑看风云,才真是当妈的厉害。

喜欢MamaClub的文章,请留言按赞哦!

Facebook Pagelike Widget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