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声篇】我是第三者,连手都没牵,就被原配干掉了 -MamaClub

辛慧喜欢上了乔向东。

成年人也许不应该说喜欢。

但辛慧就是不由自主地喜欢上了。

看到古怪的云,漂亮的花,以及搞笑的视频,她都忍不住想和他分享。

她想和他聊天,想每时每刻都见到他。

想到他的时候,会莫名其妙地傻笑。

闺蜜发觉了异常,追着她问,这是怎么啦?

辛慧笑而不语。

因为有些事,难以启齿。有些人,永无可能。

 

辛慧是有夫之妇。

丈夫程涛和她是大学同学,同校不同系。

程涛是本地人。独生子,家境良好。没什么上进心,贵在踏实安稳。

就像秋日的太阳,没有炙热的光芒,却有恰到好处的温暖。

而辛慧的人生,缺一颗太阳。

从辛慧记事起,父母感情就不好。

父亲对家很淡漠,只有母亲爱她,可辛慧上高中时,母亲突发脑溢血去世。

从此辛慧的心,像是一块荒地,贫瘠得寸草不生。

是在2012年,辛慧上大二,因为打游戏,认识了程涛。

她喜欢他给的安心,也以为他会是救赎。

所以一毕业,她就嫁给了他。

婚后,是有过一段相得益彰的日子。

下了班,两人一起打游戏。周末,一起出去玩。

然而辛慧怎么也没想到,女儿的出生,打破了所有的岁月静好。

生活露出狰狞的一面。

也让辛慧发现,也许程涛并不是自己的太阳。

 

必须承认,生孩子是一个坎。

公婆还没退休,没办法帮忙带孩子,辛慧家里更是指望不上。

新手妈妈兵荒马乱。

产后身体的不适、堵奶、孩子夜哭,种种事情积压在一起,辛慧极其烦闷。

可程涛痴迷于游戏,下了班,就躲进房间。她喊他,他充耳不闻。

辛慧气坏了,忍不住和他吵架。

程涛是理科生,性格有点内向,惜字如金。

恋爱的时候,她觉得这样的男人有点酷。

结了婚,日日相处,有了孩子,有了矛盾的时候,才知道不会沟通有多可怕。

程涛看着愤怒的辛慧,冷冷丢来一句,不可理喻。

然后直接去另一间卧室,反锁上门。

辛慧站在门外,听着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和欢快的游戏声,内心的失望排山倒海涌来。

甚至到了后来,程涛嫌孩子吵闹,休息不好,要求分房睡。

辛慧问自己,这还是当初那个温暖体贴的程涛吗?

或许他并没有变,但他们的身份已经变了。

他们是一个女孩的父母,应该承担起为人父母的责任。

而程涛还没有转换角色,他自己尚且还是个孩子。

程涛的冷暴力,堵死了辛慧情绪的出口。

有时候,无话可说,比无性婚姻更可怕。

像是愤怒的拳头打在了软软的棉花上,那种无力感让辛慧很溃败。

别人在婚姻里受了委屈,还有娘家可回,还有妈妈可以依赖。

可辛慧,什么都没有。婚后,父亲更像个隐形人。

辛慧抑郁了,很多个夜里,她都无法入眠。

心里的那个黑洞又悄悄浮现。

 

是在女儿两岁时,婆婆终于退了休,可以搭把手。

辛慧决定考MPA。

想转移下注意力。而且真考上了,对仕途也有帮助。

2019年9月,辛慧成功入学。

就是在研究生班里,辛慧认识了乔向东。

乔向东是班长,他成熟稳重,风趣幽默,又很懂得照顾人。

辛慧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魅力所吸引。

她不确定自己是从哪一刻对乔向东有了其他的心思。

可能是有次大家聚餐结束后,下了雨,乔向东帮辛慧撑着伞,送她上了车,然后嘱咐师傅开慢点。

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暖了辛慧的心。

也可能是有次大家一起玩剧本杀。

她和他刚好扮演的是一对夫妻。那种只要一个眼神就懂对方的感觉,让辛慧的心,动了又动。

又或许是群里大家聊天聊得多了,每个字眼都在说明这是一个优秀的男人。

要怎样形容那种感觉呢。

像奄奄一息的鱼忽然遇见了清泉,也像久旱的苗木遇见了甘霖。

乔向东如同一束光,就这样猝不及防照进了辛慧灰暗的世界。

但也只能是只可远观的光。

她不能拥抱这束光,更不能拥有这束光。

不止因为她是有夫之妇,乔向东也是有妇之夫。

乔向东的妻子还怀着孕。

 

乔向东和他的妻子也是大学同学。

但不同的是,他们的感情非常好。这么多年,举案齐眉,恩爱如初。

乔向东的朋友圈里,晒了很多和妻子一起出游吃饭的照片,配的文字都很温情。

辛慧羡慕这样的神仙爱情。

她忍不住和乔向东请教夫妻相处之道。

她想着,也许和程涛的婚姻,还有挽救的余地。

乔向东很热情地给她提意见。

他说,男人成熟得比较晚,每对夫妻都要磨合。

他说,自己原来也不是这样,都是被妻子慢慢调教出来的。

他建议他们过过二人世界,唤醒沉睡的激情。

辛慧听了进去。

那天上完课回去,辛慧做好饭,主动去找程涛。

她满怀期待地说,周末一起出去玩下呗。

程涛正在打游戏,头也没抬地回,不去,节假日哪里都是人。

说完又来了句,你也别折腾了,在家陪孩子吧。

辛慧的满腔热情被浇了一盆凉水。

她尝试和程涛沟通,可程涛不愿多说一句话。

同在一个屋檐下,婚姻过成了独角戏。

辛慧觉得自己像小丑一样在台上自怨自艾。

 

在这样的冷漠里,辛慧的心逐渐成了冰。

而乔向东像和煦的春,让辛慧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

她每天都在找话题,给乔向东发微信。

眼巴巴地盼着周末上课,这样就可以见到乔向东。

工作中遇到问题,也习惯去请教他。

辛慧越聊越觉得,乔向东真的太优秀了。

他有着清晰的职业规划,没有因为工作的安稳而消磨斗志。

读研的同时,他还在考各种证书。

生活中,他很有仪式感。每个节日,都会给妻子精心准备礼物。

辛慧不由得感慨,斯人若彩虹,遇见方知有。

这才是她想要的另一半。

而有些感情,越压抑,越是成了熊熊烈火。只需要一个契机,就会变成燎原之势。

 

是一个下着雨的早晨。

秋雨思人,思念泛滥成灾。辛慧终于忍不住在细雨中,给乔向东发了一首歌。

是永彬的《像极了》。

“ 画面脚步里,你我都在犹豫,这看起来像极了爱情。你我却不靠近,这像极了爱情…”

然后她给他留言:这首歌里,有我想对你说的话。

发完之后,辛慧心里像是有蚂蚁在爬啊爬。

她想让乔向东明白自己的心意,期待他能有所回应。

但又很忐忑,生怕说破了,连朋友也做不成。

十分钟后,乔向东的回复过来,他说,你这样不怕我把持不住?

但很快他又说,歌挺好听的,明天记得交作业。

是的,他岔开了话题。他是班长,负责收作业。

辛慧识趣地不再追问。

可是心一旦越了雷池,便有些收不了场。

辛慧陷进去了,而且陷得很深。

 

那天回到家后,程涛仍然在屋里打游戏。

辛慧去厨房倒了杯水,喝着喝着就流了泪。

她为自己的冲动,感到懊悔。

她都在做什么呀,明知道不能,偏偏还一步步把自己推向深渊。

孩子这几天有点感冒,看到辛慧回来,更加哭闹个不停。

婆婆也有些不耐烦地说,要不你别去上班了。

辛慧还没来得及反驳,程涛从屋里出来,直接爆粗口骂了娘,说孩子吵得他没法打游戏。

辛慧的心冷得像地窖,所有的委屈发酵膨胀,很想大吵一架。

可程涛骂完,就回了房间。根本不理她,依旧专心致志的玩游戏。

如果不是抱着孩子,如果不是婆婆在场,辛慧真想摔了他的电脑。

这之后,又是漫长的冷战。

失望像是秋天的落叶,层层堆积,落满了心房。

程涛的冷漠像一张网,将辛慧缠了千层万层,将近窒息。

在这样的绝望里,辛慧越发迷恋乔向东,越发觉得自己嫁错了人。

和乔向东聊天,仿佛是她的一个出口。

 

是12月的一天,班里同学聚会,辛慧喝了点酒。

酒精麻醉了大脑。

她看着乔向东,意乱情迷。

她给他发微信,我好想冲过去亲你。

乔向东回复她,下次坐得离我远点。

辛慧说,要是只有我们两个,我早就扑倒你了。

他说,这么明目张胆,不怕你老公看见吗。

辛慧不知道要怎么说。

在这之前,她把自己和乔向东的聊天记录发给程涛看,让他学学人家男人怎么当老公的,也想让他有点危机感。

当然,她删掉了下雨天的那个表白。

程涛看完,心不在焉地说,好的,我改。

但实际上,什么都没变。

冷漠如旧,自私如旧。

失望的次数多了,便不再抱有希望。

 

只是辛慧没想到,就在喝酒表白的第二天,乔向东忽然发来微信,说,以后减少联系吧。

她下意识地问,为什么?

他没有回复。

她打开他的朋友圈,看到他更新了一条动态:谢谢媳妇挺着肚子等我到十一点,还有永远香甜的蜂蜜水。

辛慧什么也做不了。

因为乔向东从来没承诺过什么,一直是她在骚扰他。

五天之后,辛慧终是忍不住给乔向东发了信息。

可是乔向东冷冷的,只是简短回复,再也没了往日的风趣幽默。

她不甘心,唱了首《云烟成雨》,发给乔向东。

乔向东回复,你对我的家庭造成了困扰,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辛慧再发消息过去,已经被拉黑。

她打电话,也被放入黑名单。

换了手机打给他,问他,你把我拉黑了,我怎么交作业?

乔向东说,发我邮箱就行。

语气疏离且冷漠。

辛慧的心碎了一地。她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沉默了几秒后,她说了一句,对不起。

乔向东直接挂断了电话。

从陌生人回到陌生人,关系就这样回到原点。

 

辛慧怅然若失了好久,却也只能接受这样的结局。

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醒后什么都没有。

就这样到了2020年年初。

因为疫情,变成了线上上课,再也没有机会见面。

等到10月份开学,恢复上课时,两人都尽量回避不说话,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而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

是十一月的一天,程涛下班回来的时候,是阴着脸的。

吃完晚饭,他让婆婆带孩子出去散步,然后拿出手机,指着聊天记录对辛慧说,给我个解释吧。

有个陌生人加程涛微信。

说辛慧私生活不检点,勾引她丈夫,让他管好自己的老婆。

程涛问她要证据,对方并没有发。只发来一首《像极了》。

辛慧看着那些对话,手有点颤抖。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尽量心平气和地和程涛解释。

说之前和乔向东聊天,可能聊得有点多,让他老婆误会了。

但聊天记录程涛全都看过,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她说,我是为了气你,才这样做的,我和他已经很久没联系了。

程涛没有再深究。

但辛慧悬着的心并没有落下来,她不确定程涛是不是真的相信她。

 

辛慧一夜未睡。

她不明白为什么乔向东的妻子现在才找来,也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

她担心对方落井下石,于是决定先发制人。

当然,也是为了向程涛证明,自己和乔向东很清白。

第二天,辛慧把对方和程涛的聊天截图,发到了研究生群里。她说,你们可以对号入座。

大家都玩得挺好,如果有误会当面说开就好。

同学们都说,肯定是误会,绝对不是班里这些人。

辛慧也觉得自己冲动了,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

她找了个台阶说,那可能是我单位领导的媳妇吧,最近我们加班多,估计误会了。

乔向东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实际上,研究生班里,就她和乔向东已婚。

她把这个发群里,指向很明显。

可乔向东那没有任何反应。

辛慧又用别的手机,单独给乔向东发信息,说,有人加我老公污蔑我,如果是你妻子,请停止她的行为,不要影响我的家庭。

乔向东仍然没有回复。

辛慧更慌了,她用乔向东的手机号,顺藤摸瓜,在抖音找到乔向东的妻子。

 

辛慧承认,那是一个宜室宜家的女子。

点点滴滴的日常里,都是甜蜜和恩爱。

比如乔向东31岁生日时,他的妻子找了31个人给他录生日祝福,还自己画了一幅画,是大手牵小手的幸福一家。

不要说乔向东,辛慧一个女人都感动了。

但那一刻,辛慧没心情难过,她还有重要事情没解决。

她给乔向东妻子发了一段很长的私信,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她问她为什么有误会不直接找她问明白,而是去找她老公。

她说自己和乔向东只是聊得来的朋友。

自从他说给妻子造成困扰,就已经主动减少联系,还删除了好友。

她说了很多谎言,竭尽所能的撇清自己。

乔向东妻子很久才回复,只有四个字:你有病吧。

辛慧有点懵,也有点怕。

她怕乔向东妻子再做出什么事。

所以,辛慧又给她发私信说,你好好查查老公是不是有别的人,别往我身上赖了。

乔向东妻子回了句,神经病。

然后拉黑了辛慧。

之后,再无任何动静。

 

生活似乎恢复了平静。

程涛依旧沉迷于游戏,与其说他相信她,不如说他没心思管她。

只有辛慧知道,自己经历了怎样的惊涛骇浪。

因为这件事,整夜整夜的失眠。

有段时间,她不明白,为什么乔向东的妻子死活不承认。

后来逐渐想通了,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招数永远是无招胜有招。

在这场战争里,急得上蹿下跳的人,是辛慧。

而乔向东的妻子,永远躲在暗处,按兵不动。

在发现丈夫有暧昧迹象时,她没有闹得鸡飞狗跳,没有把乔向东往外推,而是把他往回拉。

她给了辛慧一点颜色,又保护了乔向东的颜面。

所以她赢了,输了的人是辛慧。

并不是乔向东多么的坐怀不乱,而是他拥有最温柔也最厉害的妻子。

所以别人抢不走。

所谓好男人,都是女人调教出来的,如果不是耕耘者,凭什么不劳而获。

辛慧很后悔自己给那个家庭带来的困扰。

她和程涛真要过不下去了,可以选择离婚。

而不是奢求用婚外情来解决婚内的矛盾,那样只会玩火自焚,伤及无辜。

Mama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