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宝宝自述:当我不想吃饭时,我在想什么? -MamaClub

让宝宝吃辅食,在一些家庭里,真的可以算得上是一件「求爷爷、告奶奶」也未必可以完成的事。

喂米糊?不吃!

喂菜泥?不吃!

喂果泥?不吃!

宝宝的小脑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今天为各位爸爸妈妈准备一份:一位「小宝宝」的独白。

关于自己和妈妈的喂饭大战,他是这么说的:

 

我已经 1 岁了
但想喝一辈子的奶

我一岁了,可我最喜欢吃的还是奶。

一看到妈妈掀衣服,我就会嘿嘿嘿爬过去。

其实我想一直喝到大,以后去了学校,食堂都省了。

一下课小伙伴们就奔向「奶堂」,那儿有 n 个妈,大家动嘴之前先拍照,发朋友圈。

可现实很残酷,从我六个月开始,妈妈就让我吃各种奇怪的东西。

他们自己吃的鸡鸭鱼肉栩栩如生地卧在盘里,给我的却是便便一样的东西:

苹果、胡萝卜、三文鱼、鸡蛋……

嗡嗡嗡打成泥,或者是各种果蔬肉类给我熬粥,粥有八宝,一样不少。

我看到爸爸捏着鼻子皱着眉毛,还往我嘴里送。

你自己接受不了还来祸害我!你是在报复隔壁王叔叔吗?

妈妈比较狡猾,她拿了个收音机给我放歌,她知道我最喜欢的儿歌是《玛丽有块小羊排》《老麦当劳有个农场》,我一听到就会和声而舞。

她就趁机喂我几口「便便」。

曲终,我打了嗝,腥臊无比,意识到中计了,掀翻了所有小碗。

后来小碗就升级成了带吸盘的,掀都掀不动。

爸爸是个逗逼,我总是不长记性地被他逗乐,一笑就露了破绽,妈妈又见缝插针送一勺「便便」进来。

我怒了,可是餐椅空间很小,两脚还悬空,我又不会轻功,只能任他们蹂躏。

终于,我会吐食物啦!你喂进来我就吐出去。

几个来回,妈妈被 KO。

 

8 个月大的我
进入了太子品菜模式

妈妈琢磨了很久,终于开窍,不再一锅乱炖,而是给我准备种类多样的单一食品,也不再餐后立刻喂奶了。

8 个月的我,开始了太子爷品菜模式。

桌上会为我放满形状各异、色彩斑斓的食物:

紫色的甜薯,粉粉的;红色的番茄,软软的;金色的南瓜,糯糯的;白色的米饭,一粒粒的;粉色的三文鱼肉,一丝丝的……

摸摸捏捏也挺有意思,玩一玩,放嘴里,好像也没那么糟。

我不保证样样赏光,但妈妈休想减少花样!

你少的那样可能就是我这顿唯一爱吃的!你敢冒险吗?

看到我开始对食物产生兴趣了,逗逼老爸也加入进来找成就感。

他给我一个玉米,我刨了几次,无果。

他还瞎出主意:「用牙咬啊。」

大哥,小爷我只有两颗上门牙,只会刨不会咬啊。

当然这并不影响我用牙床嚼食物,嚼出味道来了,我突然想到了他们一直教我的「好东西要分享」,于是吐出来递给爸爸。

他一脸嫌弃,妈妈给了他一个眼神,那意思是:你不吃,孩子会吃吗?

于是爸爸「满面春风」一口吞了。

 

10 个月的我生病了
重获「纯奶水喂养」的恩宠

好景不长,生病极大地影响了我的胃口。

10 个月时我得了幼儿急疹。高烧四五天,胃口全无。水都不喝,而况饭乎?

妈妈犯了「可怜宝宝综合征」,怕我脱水,没事就把我抱在怀里亲喂。我觉得可以得寸进尺,从此拒绝奶瓶,痊愈以后也必须亲喂,欧耶!

奶瓶对大人来说很方便,谁都可以喂,而且知道我吃了多少。

可是橡胶奶嘴口感真不如妈妈的咪咪。你们以为吃奶只是为了活着吗?图样图森破!我要的是和妈妈的亲密接触。

爸爸还拿个奶瓶来凑热闹:「这里面都是妈妈挤出来的奶,跟在妈妈身上吃是一样一样的。」

我真想呛他一句:「按你的切身体会,我妈跟娃娃能一样吗?」

那段时间我极度依恋母乳,胃口也极度糟糕。无论妈妈怎么精心准备,我一律拒收。我扔勺子她就上筷子,我推走筷子她就直接上手。

其实哪是餐具的事啊?谁还没有个不想吃的时候呢?你上九齿钉耙也不行啊。

 

我将近一个月滴米未进
妈妈请来了外婆

外婆带来了劳动人民的传统智慧:「小孩子嘛,哪有什么规矩,要想吃好就得让他边玩边吃。」

焦虑至极的妈妈也放弃了原则,一家人在地上追着我喂,还轮流扮演抢食的大老虎,企图引起我的食欲。

我喜欢这种游戏,决定适当鼓励他们,时不时开口吃一点,保证游戏的可持续发展。

每当他们精疲力尽,抱着侥幸心理把我抱上餐椅,我继续绝食!

妈妈又开始找书看。在我看来,她就像是研读《如何捕鼠》的笨猫汤姆。跟汤姆一样,她诸多的科学尝试都以闹剧收场。

我不吃饭,她就拿爸爸撒气,特别有意思,每天爸爸下班一回来看妈妈脸色就知道我吃饭的情况。

我有时很同情逗逼老爹。

后来他们铁了心,地上坚决不喂,上餐椅才有吃的。

可是一上餐椅的我就像正在开会的大人,好困呐,他们又坚决不给玩具,不给手机。

那总得给点什么吧?

最后大家达成了默契:丰富多彩的文艺表演转移到了餐椅上。

我喜欢爸爸的表演,满脸的阳光灿烂,围着我翩翩起舞,一会走成个 S,一会走成个 B,就像艺术团的头牌!

看你们辛苦,我就勉强吃一点吧。

但是表演不能停,停了我就无聊,然后就会清气上升,浊气下沉,「便」意盎然。

一见我憋着劲嗯嗯,妈妈赶紧招呼爸爸:快返场!转移他注意力!

 

让我成为吃货的念头
妈妈终于放弃了

妈妈终于被我弄得心力交瘁,她也终于放弃了让我成为吃货的执念。

再当我吃饭时指这指那要,还指着爸爸点播歌舞时,他们不再理我了。

我哭了闹了,他们会安慰我,可是并不满足我。

终于我也累了。

简单吃几口吧,自己用勺子舀起食物放进嘴里的感觉也挺好的。

他们不仅「平静地隔离」我,还学会了迂回战。

举个例子,配方奶我坚决不碰,牛奶最多一两口,酸奶看心情。

妈妈偶然发现我爱吃豆花,于是给我喝豆奶。

豆奶算奶吗?!

反正妈妈很高兴,她觉得我离奶制品又进了一步。

现在这个狡猾的女人开始在豆奶里面掺牛奶,还逐渐增加牛奶比例。

这是他以前对付爸爸的办法:在酒里面掺水。

终于有一次,爸爸拍桌子了:「你今天忘了给掺酒了!」

所以逗逼爸爸一直严控着豆奶比例,我始终没喝出来牛奶超标。

谢谢爸爸,不然我就一点豆香都尝不到了。

 

我必须接受现实
吃饭要挟不了妈妈了

有时我不想上餐椅,想爬到她身上一起吃,她就扔我在沙发边反省,自己饕餮去了。

有时我扔食物,她立刻把我抱出餐椅,发配到沙发边。

外婆端着碗来圆场,立刻被妈妈喝断:饿着他,反省好了再吃。

我必须接受现实:吃饭要挟不了妈妈了。

更没出息的是,她准备的食物竟然能吸引我。

又饿又馋的我反省几分钟还是要找台阶下啊,过去卖个萌,然后就有一双大手把我拎上餐椅。

吃的还不算很多,但我会拿大小适中的食物往嘴里放了,还会用勺吃几口粥了。

虽然吃一半漏一半,爸爸妈妈还是会夸我。

我能感觉到他们为我做出的改变,不仅口味清淡,他们还保证桌上出现的一切事物都是我可以吃的。

爸爸原来早餐喜欢喝咖啡,妈妈喜欢喝红茶,现在都改牛奶,我也渐渐对那种白色的液体不再反感了。

爸爸晚餐也不会当我面喝酒,也许 18 岁以后,我会跟这个老父亲觥筹交错吧。

虽然我还是很喜欢躺在妈妈怀里喝奶,可我也喜欢和大家在一起吃饭了。

尽管食量不大,但桌上出现的每样食物我都很想去尝试。

妈妈对此已经很满意了,她说我有进步。

噢耶!

 

没想到吧
小屁孩写文章也有总结

据说大人写文章喜欢放个总结,方便那些不看内容一刷到底的叔叔阿姨,我也沿袭一下吧:

1. 妈妈为我吃饭焦虑,是因为她曾想拥有一个教科书宝宝。

但是教科书不会告诉她宝宝吃饭犯困怎么办,吃饭想拉屎怎么办,也不会告诉你宝宝生病之后胃口不好怎么办。

2. 每当妈妈处心积虑讨好我,迎合我,最后都会把自己累怂,情绪崩溃。

一旦她焦躁,我压力山大,恶性循环,吃饭就成了一场战争。

3. 现在都流行尊重孩子,就请尊重我们每一次的不想吃或者吃的少。

对付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忽视,你太在乎,就输了。

4. 千万不要说都是为我们好,有时你们只是想控制我们,包括胃口,我们会找到一切机会反制。

Mama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