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篇】跳楼前,我在想什么?一位抑郁症妈咪的自述 -MamaClub

2018年4月,儿子小迪正式入园。把儿子送到幼儿园之后,我贪婪地嗅着空气中的花香,感觉到处弥漫着自由的气息,整颗心都在雀跃。


回家时路过金领大厦,我的心咯噔响了一下,想起去年此时,我含泪爬到了大厦顶层,听着猎猎风声举棋不定,犹豫着要不要一闭眼跳下去。如果那时选择了跳下,大约今日便是我的忌日。想到这些,内心便五味杂陈。

 

生娃之前,我有一份喜欢的工作,日子过得非常滋润。生娃后,因为婆婆远在老家,我父母身体也不太好,我跟老公商议后决定自己辞职带娃。从此开始每日围着娃的屎尿屁打转,把所有的悲喜都交到了孩子手中。

白天是我一个人的战场,晚上老公下班后也会帮忙做做家务,逗逗孩子。即便如此,我还是感觉个人空间被严重侵占了,一点自己的时间都没有,每天的基本节奏就是陪娃、做家务。

看见那些以前不如自己的同事不停升职加薪,公司团队集体旅行,我就觉得特别委屈,懊悔自己轻易做出了辞职的决定。

渐渐的,我的自我价值感越来越低,逐渐羞于跟老朋友联系,不再参加同学聚会,群内聊天的时候也是能不插嘴就不插嘴,总觉得大伙儿会瞧不上我这个家庭主妇。

在别人眼中,我老公也算是个好老公,下班后第一时间回家带娃,也从不嫌弃我不上班,可他根本不关心我的想法。

每次哄娃睡后我想跟他诉诉苦聊聊他,他就会说:“累了一天还不赶紧睡?有这时间还不如补补觉。”然后自顾自去隔壁房间睡了。

我知道他工作压力大,也不好打扰他,但一个人带着娃在大床上打滚,要对付夜奶、骤醒、半夜换尿不湿等等,就觉得委屈又窝火,慢慢地心情越来越糟,感觉生活越来越无望。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觉得生活没意思,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我经常头也不梳,脸也不洗,穿着睡衣在家晃荡。

我越来越怕看别人的朋友圈,因为里面的人都活得光鲜亮丽,尤其那些辣妈们,有的生了二胎还能又美又瘦,相比之下更加显得我邋里邋遢,一无是处。

我私下想着:这样活着真没劲儿,要是我生场病或者出场车祸就好了,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离开这个世界,不用再同烦恼私缠了。

后来我连门都不想出了,只好以家务太多为由每天请父亲过来一趟,带娃出去遛个弯。等他们走后,我就一边洗衣服一边在卫生间发呆,看着镜子里那个披头散发的自己,只觉得形容可厌。

 

去年4月的一个周末,因为一场失败的出行计划,我的心情跌到了谷底,和老公之间也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吵,我疯狂地把桌子上的东西都砸向他,然后摔门而出。那一刻,我只想离开这个世界,摆脱掉所有的痛苦,让老公后悔一辈子。

出门后,我哭着跑到了小区附近的金领大厦。我隐约记得,一位在这工作的朋友说过,大厦顶楼有个天窗,他经常踩着梯子爬上去抽烟。

我坐电梯上了顶层,果然找到了那个天窗,还在角落里找了把梯子,费了好些力气才把天窗的插销打开,晃悠悠踩着梯子爬上天台。4月的风从天台上呼啸而过,向前几步,我便可以如愿离开这个世界。第一次,我感觉到死亡近在咫尺。

犹豫着往前走几步,我颤巍巍扶着栏杆往下看,下面车马如蚁,遥遥的还可望见自家小区有大片海棠开放。我有点头晕,恍惚了半晌,忽然闻到了蛋炒饭的香味,我才意识到自己还没吃午饭,肚子饿得受不了。

“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总不能做个饿死鬼,还是先去吃点东西。” 我摸了摸口袋,还好,手机在兜里。于是,我又颤抖着从天窗爬了下去,坐电梯来到了大厦七层的自助餐厅。

那一餐,我吃了炒饭、意面、各类蔬菜和三文鱼,还喝掉了一整扎南瓜汁。我第一次感觉到食物的味道原来如此香甜,它们暖暖地堆满肠胃的滋味,也如此美妙。

生娃后,我每餐都吃得很匆忙,每一次外出吃饭,也总是一边粗粗吞咽着一边喂娃,还要腾出手来阻止他搞破坏或者跳出宝宝椅。这种不用看娃专心吃饭的感觉,真好。汤饱饭足后,顿觉这个世界变得温柔了许多。

 

呆呆坐了一会儿,我又想起自己已经好久没有看过电影了。于是又打车去了附近的商场,买了一张《春娇救志明》的电影票,又买了大桶的爆米花和饮料,随着人流一起走进了放映厅。

那场电影,我看得泪流满面,倒不是因为情节有多动人,而是因为《志明与春娇》是我和老公相恋后看的第一场电影。转眼间七年过去了,往日的柔情蜜意还历历在目,生活却早已变得千疮百孔。

我越想越心痛,越想越困惑,不知不觉间眼泪已经打湿了手里的爆米花。身旁的小情侣开始窃窃私语,大约是在说这人好奇怪,电影哪有这么感人,竟然哭成这样?

哭了一个多小时,心里总算舒服了一些。我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整理了一下乱蓬蓬的头发,然后到影院外的甜品屋给自己点了份芒果班戟和一杯奶茶。我一边吃甜点,一边筹划着要不要写份简单的遗书。

后来一想,现在的媒体这么发达,我要是离开了,遗书说不定被谁截图传播出去,对我的行为进行指点揣测,没准儿把我写成一个什么人,想想挺不爽的,于是放弃了写遗书。

然后我又开始想象自己去世后的场景:爸妈肯定哭得肝肠寸断,我爸平时爱钓个鱼打打太极,我妈最近刚迷上了摄影,这下肯定都没心情了。

还有小迪,一下子没了亲妈,上幼儿园会不会不适应,受欺负有没有人替他出头?他会不会变成问题少年?还有,我走后房子、存款都成了老公一个人的,没准儿他很快就会再婚,说不定还会娶个后妈回来虐待小迪。

我还想到不知在哪看过,说人自杀后其实根本得不到解脱,灵魂每隔七天就会重复一次自杀时的痛苦,无休无止。想到这儿,我拍案而起:凭什么要折了自己便宜了老公?老娘不死了。

 

于是,在外面晃了一番后,我厚着脸皮回到了家中。此时的老公正在手忙脚乱地跟娃缠斗,见我进门哀嚎一声:“你可回来了,你在外面爽够了吧?可苦了我和孩子,我们午饭就吃了点清汤面。”

他这么一说,我的火又开始蹭蹭蹭往上冒。我按捺下怒火,用哀戚的语调告诉老公,我在金领大厦顶上整整坐了四五个小时,本来想跳下去一了百了,可是想到小迪就要成了没娘的娃,实在于心不忍,所以最后还是回来了。

本以为老公会骂我疯了,没想到说完这番话,老公脸色大变,开始一个劲儿对我嘘寒问暖。第二天,他请假生拉硬拽带我去看了心理医生,我才知道自己患上了轻度抑郁症。老公这才着了慌,开始关注起了我的感受和想法,而我,也开始向抑郁情绪宣战。

因为生病,我的父母也开始更多地参与到育儿活动中来,虽然年纪大了,他们还是尽自己所能帮我带孩子、做家务,像个小孩子一样宠爱我,这点让我特别感激,暗暗鼓励自己再难也要好起来。

在心理医生的建议下,我先关闭了一段时间的朋友圈,从此不再看那些辣妈和白领丽人色彩斑斓的生活。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先从源头切断一些东西,我就可以节约能量更多地关心自己的感受。

因为有了老公和父母的支持,我收获了更多的个人空间,做了许多“无用”的事,比如学习禅绕画、抄写佛经、读道德经。

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慢慢学会了同自己相处,也成功屏蔽了许多心灵的“杂音”。这样“偷偷”宠爱着自己,我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活力一点点复原了,自己也变得乐观了许多。

 

 

MamaClub希望带给妈咪们幸福与健康:
更多资讯请点击—— MamaClub

— End —

Leave a Comment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