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日记】我差点害死孩子:顺产,是我这一生最后悔的决定 -MamaClub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绝对不会不顾一切选择顺产。生孩子时,我虽没有“高危”,但离35岁也没多久了。预产期前两天早晨五点,突然肚子疼,宫缩厉害,去医院挂急诊做B超,值班医生说:“住院吧,羊水太少。”

第二天又做了一次检查,结果显示一切正常,结果站起来就感觉不对劲儿,像小便失禁一样——提前破水,无法出院。护士过来,看着躺在床上的我,说了句:“呀,这宝宝的形状都看得清清楚楚了。”

下午两点后,开始阵痛,晚上阵痛间隔慢慢从十分钟一次变成五六分钟一次。疼得受不了,就紧紧扒着床边拦杆,咬着牙打哆嗦。

第二天一早,值班医生查房,检查宫口,说已经开了三指,9点准时进产房。心里挺激动:孩子生出来,阵痛结束;盼了将近十个月,终于要和宝宝见面。我对即将到来的见面充满美好幻想,完全不曾预料,生孩子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段甜蜜与凶险共存的历程。

 

9点,我被安排到待产床上。护士问要不要小便和大便。我实话实说:“太疼了,无法大便和小便。”得知我已经3个小时没小便,护士长给我插了尿管,我因为宫缩太疼,竟然没感觉到不适和疼痛。

11点,医生检查完宫口说:“宫口开全,除了胎头有点儿高,其他都很好,你应该生得很快。”但从11点到下午快两点,我都挣扎在第二产程,普通产妇半个小时可以完成的事,我用了3个小时都没完成。

怀孕时学的那些吸气呼气方法,背的那些生孩子的技巧好像一点都起不了作用。医生温柔地说:“再加把劲好不好?孩子就快出来了。”

但没两分钟,她就和别的医生说出一句让我绝望的话:“胎心已经降到80多,宫内窘迫,准备产钳,去值班室叫个力气大的过来。”

我明白产钳的危险性,却因为精疲力尽,连一句反对的话都说不出来。医生让我在手术通知书上签字,同意使用产钳助产,我的手抖得无法拿笔。当时,我内心是绝望的:太笨了,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

记忆有些模糊,只记得那个医生使劲在我肚子上按,同时让我随着宫缩的节奏,有多大劲使多大劲。同时我听到男医生的声音,那也是一个妇产科医生,之前产检,经常是他负责。

而这次,他是来负责给我进行产钳助产术的。怀孕时,几个准妈妈聊天,其中一个准妈妈就说过,生孩子时,她的底限,是哪怕用吸盘,也不能接受用产钳。

现在,我的孩子,因为我的无能,还未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就要被冰冷的器械夹住身体的某个部位拉出来。麻药打完,侧切环节进行完毕,到上产钳的时候了。

 

人在绝境中的力量,是超乎想象的。“只要快一点生出来,孩子就能少受一点罪。”这个念头完全控制了我。原本连笔都拿不起来,却在这一念之下,硬生生冒出一股力气。

随着宫缩,我拼了命地使劲儿,似乎只要用力,就能保护我的孩子…医生说:“这就生出来了,孩子也不大啊,还挺瘦的。”

听到这句话,我哭了:是啊,我怎么这么笨,怎么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恐惧代替了孩子出生的喜悦,因为我没听到宝宝哭。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有一声特别细微的哭声传来。当妈的都有第六感,我当时感觉到孩子并没被产钳夹到,依然有隐隐的担心。

护士抱着孩子走到我面前,视线已经模糊,但我还是看到孩子。接着,孩子就被抱到了监护室:因为产程过长以及用了产钳助产,他需要观察24小时,才能送回我身边。孩子生出来是下午两点四十二分,而我因为清宫手术和缝合手术,一直到四点多才出产房。那一个多小时,我的眼泪从没停止过。

回到病房,看着临床宝宝在妈妈怀里吃奶,我羡慕极了,觉得那位妈妈真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一边羡慕,一边自责:要不是自己太无能,宝宝也不用刚出生就被隔离。

 

我不停地安慰自己:儿科病房离我又不远,只隔一两排房子的距离,而且,24小时后,孩子就回来了…我一边努力让自己平静,一边不时看手机,觉得时间过得太慢。

那24小时里,我不停地问老公:你有没有看到宝宝?头发黑不黑?眉毛浓不浓?眼睛大不大?像你还是像我?从产房到儿科病房只有短短几十米,老公其实也没看清孩子的样子,为了安慰我,他尽可能详尽地讲述着,努力描述孩子的模样。

第二天下午两点,当儿科护士推着我的宝贝来到病房时,我又哭了,这一次是幸福的哭。这个小小的、红红的、丑丑的小人儿,就是我的孩子啊!

我抱他入怀,任谁劝我多休息一会儿,我也不听。我的怀抱,已经晚了24小时,现在一分钟也不想耽误了。

那天晚上,我让月嫂大姐安心睡,就把儿子放在我的病床上。我们面对着面,借着外头的月光,我能看到他也瞪着小眼睛注视着我。

我在他后背处垫上一块毛巾,他就能一直保持侧躺的姿势吃奶。我把自己的食指塞到他的小手中,他就那样紧紧握住,顿时,我觉得自己整颗心都被他握住了。

 

儿子出生的第二天中午,儿科医生和一个护士过来,叫我的名字,说:“孩子要抱走,因为脐带血感染,容易引发其他部分的感染。”

我傻了:“最严重的后果会怎么样?”医生说:“细菌跑到脑部就可能引发脑膜炎,跑到肺部就引发肺炎…”。后面的话我没听清楚,那种情况下,我只能选择让孩子更安全。

我才陪伴了24小时的孩子,再次被抱走了。我颤抖着给老公打电话,只说了几个字,就失声痛哭:“他们把孩子带走了…”。第三天,我出院。

别人出院,都是一家人欢天喜地的回去。而我只能拿着自己的行李,回去等待8天后孩子的治疗结果。孩子没回来,一家人情绪都不高。每天我最开心的事,就是忍着身体不适,给孩子挤好奶,再由婆婆送到医院去。

姐姐心疼我,说要不先给孩子吃奶粉吧。眼泪立刻掉下来——我已经让他失去了妈妈的怀抱,不能再让他没奶吃。

那8天里,我不接受任何人的探望,因为任何一句关心的话,都会让我失控。但一个人的等待并不能让痛苦减少分毫,那是一种如同等待生死宣判的感受,我能做的只有一次又一次责备自己太笨太无用。

一周只能探望孩子两次,每次只能探视5分钟。我让老公多拍照片,每次他都说忘了。后来,有一天我用他手机找资料,才发现他每次去探望孩子,都是拍了照片的,只是怕我看了难过,才没给我看。

 

7天后,医院打电话,说让家属去进行降钙素原化验,如果指标达标,孩子就可以出院了。婆婆去医院之后,我每隔十分钟就打电话问她怎么样,特别担心万一再有不好的结果,我还能不能承受。万幸的是,一切正常。

我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一边打电话给老公,一边说自己一定要亲自接孩子出院。姐姐说,你还在坐月子,出去小心落下病根。我已经顾不了这些,执意要去。再次把孩子拥在怀里,心才真正落下地来。

我想把他在医院里穿的衣服脱下来,换上一身干干净净的小衣服,却发现孩子的手臂、腿根、脚丫上都贴着胶布,婆婆说孩子太小,一个地方抽血量不够,只能换着地方抽…

我轻轻抚摸着孩子弱小的身躯,硬生生把眼泪逼了回去。孩子已经在身边了,那些发生的事情谁都无力改变,我们能做的,只有在接下来的漫长岁月里,好好去爱孩子。

那天,妈妈给我打电话说:“都怪我,非说让你顺产顺产,三十多岁了,哪那么容易顺产,大人遭罪,孩子也在医院里遭罪,还不如一开始就剖了好呢!”

我明白妈妈是心疼我和孩子,其实坚持顺产,更多是我自己的决定。在这之前,我坚信顺产的好处远大于剖宫产,所以才一直都跟医生表达强烈的顺产意愿,还曾为争取到顺产机会而骄傲自豪,却不曾想到这会是个让自己后悔一生的选择。

 

这世上没那么多非黑即白的事,顺产和剖宫产也一样。在选择生产方式时,医生的建议起很大作用,家人的影响也有很大作用,但最终还是要自己去决定,而这个决定本身自带风险。

我仍然坚信顺产是科学的生产方式,也为每一个能够顺产的妈妈由衷感到高兴。同时想对确实不适合顺产的妈咪说:能顺,当然最好;如果自己的身体条件和胎儿的状态不适宜顺产,一定不要盲目坚持。

在孩子和自己之间,首先考虑孩子的安危,哪种方式对孩子更好、更安全就选择哪种,这或许是天底下所有妈妈最本能的选择吧?

对妈妈和孩子来说,“最好的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最安全的方式。

 

 

*想要分享自己生产日记的妈咪,MamaClub随时欢迎你*
MamaClub希望带给妈咪们幸福与健康:
更多资讯请点击—— MamaClub

— End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