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声篇】就算我生命终结,也要带他来看看这个世界 -MamaClub

26岁的张丽君,是个开朗爱笑的女生。她和老公结婚才不到一年,肚子里还有5个多月的孩子;老公和她十分恩爱,公婆也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疼惜。可就在这个时候,她被查出了胰腺癌晚期。

她怀有身孕,无法从胰腺部位取组织——要是通过外科的途径去治疗,这个孩子很可能保不住。

在确认孩子生下来不会感染癌症后,张丽君决定把孩子留住。即使这样,会使自己错过癌症的最佳治疗时期。她说,

我老公才27岁,我26岁——我不可能叫他一辈子,就这样子一个人过,他老了,他也要有人陪。

我生命终结了,也应该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看看。好歹我活了26年了,他还没有来世界看过一眼。

 

“亲爱的小笼包,因为爸爸是是属龙的,妈妈是属蛇的,那一个是天龙,一个是地龙;那你是我们的宝贝,我们取了个谐音,叫你小龙宝——小笼包。”

 

早产儿的存活率很低,孩子在母亲子宫内多待一天,相当于在体外多待十天。孩子7个月的时候,张丽君撑到身体不允许再撑的时候,她才接受了剖腹产。

7个月的早产儿,肺部并没有发育成熟,但1公斤多的小笼包,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张丽君说,他嘬我脸的时候,我激动得眼泪都下来了。小笼包一出生就被放进暖箱,送往了儿童医院的新生儿科监护病房。

 

但她被确诊为,一种恶性程度更高的癌症,印戒细胞癌。医生说,两千多例胰腺肿瘤,从来没有碰到这种情况,手术已经没有意义了。

她只能通过化疗,来延长一段时间的生命。接受化疗后的张丽君,回到了家,在小笼包满月的第二天,她前往儿童医院看望了他。

她隔着暖箱,给小笼包唱张悬的《宝贝》——我的宝贝宝贝,给你一点甜甜,让你今夜都好眠;我的小鬼小鬼,逗逗你的媚眼,让你喜欢这世界…唱着唱着,张丽君泣不成声。

 

张丽君害怕小笼包长大后,对妈妈没有记忆,她决定做点什么。她说,录视频也不错,特别是每年生日的那一种,可以让小笼包知道,每年生日的时候,都是有妈妈陪伴着。

不知道小笼包何时才能看到,他的妈妈,被病友们戏称作孕坚强的张丽君——在癌症的晚期,生命的尽头,给他录下了十八年的生日祝福。

化疗后的张丽君,很是疲倦和虚弱,但为了录视频,她特意换上喜庆的红大衣,努力表现出很兴奋的样子。

录着录着,她掉了头发,吃饭开始呕吐,洗澡怕人碰到会痛,身上多处长出了肿瘤。

 

妈妈无论在你身边,还是在天上,在任何地方,都是最爱你的,最牵挂你的,也是会一直守护你的。

 

张丽君查出癌症后,老公韩诗俊是比她更“难受”的那一个。他止不住的擦眼泪,哽咽着说——家里的喜字还都没有擦掉呢,新房子也没住多久。

张丽君被确诊是恶性肿瘤后,韩诗俊更是哭得像个孩子——“我跟她说有老公在,一定会没事的,可是我一点用都没有,我甚至还没有她坚强。”

他话不多,但对妻子的那份爱和不舍,却体现在每一个细节里。妻子生病后,他一直陪伴着她、照顾着她、安慰着她,给她肩膀和力量,鼓励她一切都会好起来。

妻子开始化疗的时候,哭着问他:老公,还有机会再长头发吗?他哭作一团,但又赶紧稳定情绪,耐心安慰妻子,直到妻子露出笑容。

去看孩子,妻子唱着歌流泪,他安静的给妻子擦去眼泪,轻扶她的背安慰。妻子病情恶化,他心疼的直流泪,哽咽着说了一句“心好痛”,眼泪却越抹越多。

妻子化疗的路,漫长又艰辛,他耐心的陪伴着,鼓励着。妻子病痛中,他想方设法哄妻子开心。在妻子每一个绝望、崩溃的时刻,他都耐心开导着,抚慰着。

在医院的无数个日夜,他紧握着妻子的手,一起走过。在妻子化疗退掉头发后,他眼里妻子依旧是最美的样子。甚至最后,他为了陪伴化疗中光头的妻子,自己也去剃了一个光头。

 

韩诗俊知道,妻子心里,还有一个愿望,她想和自己一起出去旅游。他卖掉了房子,办好了一切手续,带张丽君去了美国,一边化疗,一边旅行。

结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或许这是我见过最好的答案——在你最无助和软弱时候,在你最沮丧和落魄的时候,有他托起你的下巴,陪伴你左右,共同承受命运。

那时候,你们之间的感情除了爱,还有肝胆相照的义气,不离不弃的默契,以及铭心刻骨的恩情。

 

张丽君的公婆,一直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张丽君被查出癌症,婆婆无数次难受的一个人偷偷哭泣。

在医生确认治疗方案,问保大人还是孩子的时候,婆婆哭着说——作为婆婆,你让我保孩子,不保大人,我做不到,我心里做不到。

她奔波于医院和家,和儿子一起尽心照顾着这个“女儿”。

张丽君的公公,甚至和儿媳妇说到——你现在是我的儿媳妇,但我们一直把你看作是自己的女儿,下辈子你做我的女儿吧,让韩诗俊做我的女婿。

这个朴实的老人说完,顿时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张丽君说,生病之前,我总觉得世界很大,大到怎么也看不完;但生病之后,我总觉得世界好小,我的世界都是我爱的人。

她一直在爱里活着,所以她希望把孩子带到这个充满爱的世界,看一看。张丽君生病后,她说——我好想听宝宝喊我一声妈妈,我好想再次长发披肩和老公去旅行。

儿子小笼包,在暖箱待了两个月后,回到了家。但张丽君的一只眼睛,却突然看不见了,老公心疼的流泪。

但张丽君却笑着说——至少还有一只眼睛是很好的啊,就觉得要珍惜自己拥有的所有能力,包括说话,包括听,包括大脑正常的思维,我现在得放低所有要求去知足。

向死而生,张丽君或许更加明白——其实每时每刻,我们都是幸运的,因为任何灾难的前面,都可能加一个“更”字。

甚至最后她彻底想开了,说要不就出去玩嘛,最多也就是玩到死。本来一句玩笑,却把所有人都惹哭了。

她曾经绝望过:我要如果面对死亡?而后来,她却这样反问自己,那怎样又算活着呢?

在癌症的晚期,在生命的尽头,她依然乐观坚强,她说——你要感恩、珍惜世界一切的美好;所有对你好的人,所有的你看到的一草一木也好,你都要去感恩、珍惜。

这个世界太美好了,我很舍不得,所以我也会努力活下去。但是最终,她的癌细胞扩散,最终她离开了人世。

 

与其恐惧、逃避死亡,倒不如先想明白,怎样才算活着。或许我们每个人,都要努力去爱,去珍惜,去好好活着。

Leave a Comment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