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声篇】我一生中最有安全感的日子,就是躺在妈妈子宫里的时候 -MamaClub

当我们离开妈妈子宫的那一刻,我们就将独自面对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危险!

 

我们出生前还在妈妈的子宫里的时候,是完全无菌的。除了和妈妈的互动,9个月以来我们都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

我们摄取的是妈妈已经消化过了的食物,我们呼吸的氧气妈妈也提前过滤过了。妈妈通过血液把这些食物和氧气传送给我们,而她的血液已经经过了免疫系统的杀菌消毒。

我们被羊膜包裹着,外面又套着肌肉发达的子宫,子宫颈又被牢牢密封着。我们就像在一个层层包裹的保险箱里,这里没有寄生虫,没有病毒,没有细菌,没有真菌。

当然,更不要说会有第二个人能碰到我们,我们比消毒过的手术台还要干净。

 

一旦我们出生来到这个世界,也会自动遵守这个规律,因为我们的身体结构就是这样设计好了的。我们的细胞表面很适合细菌依附,它们就这样依附着我们,千百年来和我们一起共同进化。

一旦保护膜不再密封,哪怕只开了个小口,细菌就立刻浩浩荡荡迁居过来了。在我们第一次看到妈妈温柔的眼神之前,妈妈子宫里的细菌们已经过来和我们一一打过招呼了。

首先打招呼的是阴道里的保护菌,它们是这块圣地的守卫者,它们通过制造酸性物质将其他细菌全部驱赶干净,以确保通向子宫的圣路每向前走一步都更洁净。

连鼻孔里的菌群都有差不多900种,产道里的却寥寥无几。这里的菌群都经过了严格的筛选,只有那些有益的细菌才能留下来,围成一个细菌守护圈保卫着小宝贝。

这些细菌卫士里有一半以上都是同一个品种——乳杆菌。它们喜好生产乳酸,想要通过这关的自然必须得要抵挡得住酸性环境。

 

在这个过程中,细菌的一代移民已经成功迁居到我们体表和体内,这里面最主要的是妈妈阴道和肠子里的菌群,其次就是些皮肤菌群,再次就是混迹在医院里的各种微生物。

这个搭配其实还不错,乳杆菌用乳酸来保护我们免受坏人的入侵,其他的微生物就正好用来训练一下免疫系统,或者帮助我们分解母乳里消化不了的东西。

这些细菌中的好大一部分只需要用20来分钟的时间就可以完成我们人类花20多年都不一定能完成的事情——制造下一代。

当第一代移民欣慰地看见曾曾曾曾孙从它眼前游过时,我们才在妈妈的怀抱里躺了不到2个小时。

尽管细菌数量以这种疾速的方式增长着,但直到肠道里面的菌群最终成型,差不多还要3年的时间。

 

然而,现在,差不多1/3的孩子是通过剖宫产地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孩子不用在产道里挤来挤去,也不用担心那些讨厌的副作用,比如会阴撕裂或者胎盘脱落,剖宫产看起来是如此完美。

但是,你可能忽略了,绝大多数剖宫产的孩子经历的人生第一个瞬间是和另一个人的皮肤接触。

因为没有经过妈妈的产道,自然也少了产道菌群正式入住这个环节,以至于剖宫产小朋友的肠道菌群都是从别的地方七拼八凑来的杂牌军。

其中有些是来自护士姐姐右手的大拇指,这些看起来如此不起眼的小事情都决定了剖宫产小朋友可能的肠道菌群来源…

这就导致了剖宫产出生的宝宝,他们的肠道菌群需要几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调整到正常状态,所以抵抗力相较于顺产的宝宝会弱一些。

比如被医院里的细菌感染到的新生儿中,有3/4都是剖宫产出生的。

除此之外,剖宫产出生的婴儿以后患过敏症或者哮喘的风险要比顺产的婴儿高不少。正常分娩的婴儿这种担心就要少多了,因为他们在出生的过程中已经在益生菌的圣水中浸泡过了。

 

不管顺产还是剖腹产的孩子,到了7岁的时候,他们的肠道菌群已经看不出有任何区别了。但是,影响免疫系统和代谢系统发育的最佳时机早就过去了。

喜欢MamaClub的文章,请留言按赞哦!

Facebook Pagelike Widget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