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日记】二胎妈妈的分娩经历,用力的节奏一定要配合医生 -MamaClub


第二个宝宝来啦,是个男孩,小名叫又又!我依然是家里唯一的女王。

和哥哥不一样,又又是一个意料之外的小生命,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爱他,就像我们爱哥哥一样。因为又又来的很意外,一开始我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大姨妈没有来我就艾灸和推拿调理,反正各种活血的办法我都用了。事实证明,又又的生命力真的很强大,他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在我身体中生根发芽。尽管在整个孕期中,我多多少少总会需要些问题,每次我都跟自己说,又又很强大,他一定会健健康康地来到我的身边。

这个孕期过的很快,因为哥哥正处于讲话这个非常有趣的阶段,所以我每一天都过的很充实。哥哥是个小可爱,但也会有他小小的占有欲,于是我每天都给他洗脑,告诉他,他将马上成为小哥哥了,会有一个可爱的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会和他一起分享玩具分享爸爸妈妈的爱,但是分享不代表所有的东西都减半,而是会得到更多的快乐和爱。在我孜孜不倦的唠叨中,他欣然接受了又又的存在,也做好了当哥哥的准备。

又又的预产期是6月8号,因为是二胎,大家都说我发动起来会很快,所以我整个孕晚期都特别小心,我爸妈甚至给我下了禁足令,因为害怕我把又又生在路上…但是到了预产期当天又又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在这一点上我的两个儿子真的是很像。我们全家一直在猜又又会选择哪一天和我们见面,我老公说,他做了一个梦,梦到又又6月11号会出生。像我老公神经这么大条的人平时倒头就能睡着,一年难得做一次梦,哪怕做了梦也难得记得住一回。所以,在隐隐约约中我也觉得我老公的梦会成真,这也许就是父子之间的心灵感应…

6月10日那天晚上,我就觉得浑身不舒服,感觉想尿尿但有尿不出,一直坐立难安。我自己有预感,我可能要发动了。到了晚上11:45我迷迷糊糊的在睡梦中感到一股暖流突然冲了出来,我立刻惊醒大叫一声“我破水啦!”,这一声叫把我老公吓得马上从床上弹了起来。因为之前我一直和他说,临产的征兆里我最怕的就是先破羊水,因为这样对宝宝的风险最大。我老公用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然后打电话给我爸妈准备送我去医院。那个时候我躺在床上,脑子一片空白,因为我破水破的还挺严重的,即便是躺着不动,羊水还是不停地涌出来。等我爸妈赶到我家,我已经吓得浑身都在发抖,我爸和我老公把我抬着送进车里,他们一路抬,我羊水一路流。我一路躺着去了医院,到了医院我的血压已经飙到很高了,医生给我做了内检说胎头还很高,胎位不确定,而且宫口还没开,让我赶紧去做b超。我就躺在医院的板床上,被人推着从这个房间换到那个房间,期间还伴着一阵一阵若有似无的不规律宫缩。躺在板床上看着医院天花板的视角很奇怪。做完B超,我就被送进了一体化产房,因为之前生哥哥也在一体化,那里的环境和医生护士的照顾都让我觉得很有安全感,所以这次我也毫不犹豫地要在一体化生。只记得那个时候,我被推到房间第一眼就看到墙上贴着的海豚,我默默和自己说,海豚一定会给我带来好运,让又又健康平安地来到我身边。

到了产房没多久,医生就来了,她看了我的B超单,说羊水已经只剩五分之一了,胎头很高而且胎位是斜着的。这个医生已经让我准备禁食禁水做好剖腹产的打算。还好,后面来了个专家,专家摸了摸我的胎位,然后趁着我没有宫缩的时候将胎位调正了。专家让护士给我插了导尿管,说可能是膀胱太充盈将胎头抵偏了,将尿导出以后应该就会有规律宫缩了。果然,导尿管插了没多久我就排出了很多很多的尿液,同时感受到了强烈的宫缩。作为一个二胎妈妈,我对生孩子的痛心里是有预知的,但也正因为有这种预知,所以我没有了当时生哥哥时那种无知者无畏的勇气,心里多了份恐惧。因为生哥哥的时候我打了无痛,所以这次我也早早地就坚定信念一开到三指就要打无痛,因此,“开到三指”成了我心中的救命稻草。

等到医生护士给我插完尿管,做完胎心监护,差不多已经是6月11日凌晨2:00。我躺在床上安静地感受着宫缩越来越强烈,频率也越来越快,怎么形容宫缩的那种痛呢?刚开始的时候就是来大姨妈时的感觉,到后来疼痛升级,就像是有人用手活生生地把你的耻骨扒开,你能感觉到自己的骨缝一点一点地裂开。每次宫缩来的时候我就尽可能让自己放松,然后用拉玛泽呼吸法调整呼吸,眼睛紧紧盯着一个地方看来分散注意力。和生哥哥的时候一样,我强忍着疼痛,没有哭喊过一声,一方面是因为我确实连哭喊的力气都没了,一方面是因为我怕一哭喊我自己卸了气,毕竟意念的力量很强大。

差不多凌晨5:00的时候护士进来了,这次来负责我的护士和之前我生哥哥时是同一个,看到她我格外地放心和信任。她给我做了内检说宫口开到两指半了,我瞬间觉得看到了希望,我拉着她的胳膊说“我要打无痛”,她说话很温柔但是也很坚定,她说“亲爱的,你是经产妇,开指会很快,现在已经两指半了,说不定刚打上无痛就要接生了,真的不要打无痛了,相信我,我保证你11点前能生下来。”她说完,我立刻get到了两个点:第一,我打不成无痛了;第二,我可能还要再死去活来地痛6个小时。我当时的心情可以用绝望来形容了,心里的救命稻草没有了,但我却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这个时候,除了听话,别无选择。之前因为我破水,所以一直躺在床上,宫缩进展比较慢,这次做了内检以后护士说又又的头已经下来堵住宫颈口了,所以羊水不会再流出来了。因为是凌晨发动,我已经折腾地一整个晚上没有睡觉,整个人已经感觉快虚脱了,下床站起来这个动作我大概持续了十五分钟才做完。下床以后就换了导乐来陪我,她扶着我的腰帮我左右摇晃,加速宝宝快点进入产道,那个时候真的是渡秒如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感觉到强烈的便意,我大喊“受不了了!”,导乐马上以最快的速度把我扶上床,搭好产床,准备好各种仪器,然后叫来接生的医生和儿科医生,大概五分钟不到,房间里就一下子来了好多好多医生护士。我知道,我离成功就差一步了。

这个时候的痛是伴有强烈的便意的,等到后面医生就让我顺着便意用力。大概用了三四次力以后我自己明显感觉又又的头已经出来了,但是我这次因为羊水已经所剩无几,所以又又没办法借助羊水的冲击力快速出来。医生帮我喊节奏让我慢慢地用力,让又又慢慢地滑出来,防止撕裂。我配合医生的节奏,花光了我所有的力气,大概用了七八下力以后,我听到了又又洪亮的哭声。医生把又又放到了我的身上,这个小生命好美,很深很深的双眼皮,我的心一下子化了,他趴在我的身上,我能感觉到他呼吸的起伏,这一刻我心里充满感恩。只要是和我血肉相连的孩子,我都会给他我全部的爱。

在医院住了三天以后我们就带着又又回家了。哥哥见到又又充满着欣喜,又是要抱又是要亲,虽然哥哥可能还没搞清楚又又到底是弟弟还是妹妹,但这并不影响他爱又又,又又回到家睡在哥哥以前的小床上,穿着以前哥哥的小衣服,盖着以前哥哥的小毯子,但是我能明显感觉到他和哥哥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小生命,他们有着相似的面庞,但也有着完全不同的性格。

我很庆幸命运给了我们这样的安排,让哥哥和又又彼此拥有手足至亲,将来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有人为彼此撑腰。我也希望他们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健康快乐地长大,我会不遗余力地给他们我全部的爱,引导他们树立独立的人格和善良的品性。当然,我更希望他们能和爸爸一起把我永远宠成“小女孩”,毕竟我是家里唯一的女王。好期待有一天,哥哥和又又已长成一米八的大男孩,而我依旧保持着一颗少女心和少女的样貌。

 

我要分享日记(点击)
MamaClub希望带给妈咪们幸福与健康:
更多资讯请点击—— MamaClub

— End —

Leave a Comment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