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日记】44个小时顺产经历,分娩一定要量力而行 -MamaClub

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我看了很多别人的生产日记,自己却迟迟没有写,那是因为我一直不敢写,觉得这次生产会是我一生的阴影。

【2016年12月18日 15:00】果果(宝宝的小名)的预产期是圣诞节,我和果爸正在家装扮圣诞墙,贴窗贴,准备迎接节日和小生命的到来。突然觉得一小股热流,我有一些警觉,去卫生间查看,量不多,可能是白带,快生产前那段时间分泌物也有点多。我继续布置房间,过了一会还是有持续性的流出,我对果爸说我应该是破水了。之前看了很多书籍和别人分享的生产日记,所以我内心很淡定而且欣喜,因为我想果果快点到来。我准备好住院的证件拿上简单的日常用品,直接睡衣裹上大羽绒服穿上雪地靴,让果爸开车送我去医院了。

出门一直到走到停车场哗哗流了一大滩到脚跟,裤子已经全湿。上了车我平躺在后座上把脚抬高蹬在车门上,果爸心里是有些慌乱的,想给我婆婆打电话叫她来,我说别叫了,我们自己生完给他们个惊喜吧。我掏出手机,拨通找到提前收藏好的医院紧急电话,说我破水了,在来的路上,还有20分钟到,你们给安排出来接应一下,医生告诉我注意事项和走紧急入口后挂上了电话。我还是非常佩服自己心理素质和条理的,一点没有慌乱。

到了医院医生给检查做了B超,宝宝情况体征指标一切都很好,因为没有宫缩,让我住进了病房等待。果爸去办理入院手续了。我万万不会想到,这一躺,再下床竟然是一个月以后了…

【2016年12月18日  21:00 】护士进来检查,问我有没有腹痛的感觉,我说一点不疼没有反应。护士说明早睡醒还是不宫缩就上催产,怕破水时间太长感染。果爸还是不放心,把我婆婆叫来了,那晚我们谁也没有睡着,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2016年12月19日  7:00】早上护士送来了早饭,医院按照月子餐的标准给我定的饭,我也吃不下去,这时候过多的感觉还是兴奋和期待,恐惧还没有开始蔓延。来检查后还是没有宫缩,很微弱。医生决定给我上催产了。

【2016年12月19  11:00】终于把我推进了另一个待产房间。我第一个催产素是静滴输液的,一会真的开始有反应了,腹痛像剧烈痛经,但是我还算能忍,只是一阵一阵痛的来回翻身,身体出汗发冷。这个催产素对我的效果不太大,宫缩不强,内检只开了一指。算上前面的,已经被内检了三次了,我最最最害怕内检,真的疼啊!

【2016年12月19  13:00】医生给我换了一种催产素,是阴道内塞药。我看到那个药从盒子拿出来打开是一个滑滑的长条。上药过程又经历了一次绝望,不太好塞入疼得我开始叫,医生上好药我看到了她手套上的血,腿一阵软,我很怕血。这个要比内检痛多了。这次比静滴的药物反应大得多,疼痛感是之前的好几倍。这次痛到开始不停翻身,阵痛上来手死死地攥住床围,已经忍不住开始哭着摇床了。果爸和婆婆在旁边也只能干着急给我擦汗陪我说话。我觉得时间过得好慢,一分一分的看着表,说得最多的话就是给我打无痛吧~什么时候给我打无痛啊~期间我叫了无数次医生给我检查有没有开到二指,快点给我上无痛吧。

【2016年12月19  18:00】哭哭啼啼一直忍到了18:00,医生内检说开指还是不太行,提前上无痛不利于你开指。但是看我难受成那样,还是给我打了无痛。我真的想放弃顺产了,医生又给我讲各项指标都很好,顺产对妈妈和宝宝都好,已经坚持了这么久,要坚持下去。

无痛针是从后面腰脊柱那里穿刺注射下去的,连接了一个泵。扎进去的那下真的真的很酸爽,但是和宫缩阵痛比起来,我已经觉得不算什么了。那天赶上了一个好的麻药师,注射过程一直在和我聊天安抚我,手法也干净利落。可以这样形容无痛针,把我从地狱拉回来了,打完过了一会就不感觉疼了,但是从脚底麻到了肚子,医生说过一会就好了。我让果爸和婆婆去吃饭,折腾了一天谁也没吃。我依旧吃了几口医院的月子餐,因为躺着还注射着药物,只喝了点汤汤水水。疼痛感几乎没有了,我躺着看电视看手机等着开指了。上了无痛以后,期间内检不感觉疼了。晚上又推着我转了一间病房,去了真正的产房。原来我之前在的房间是vip病房,是个套间,生产和病房在一起。这里可以家属一直陪产,但是只能进去一个人,全程穿着无菌服,果爸留下陪我了,我让婆婆回我病房去睡觉,她血压不太稳定,我也担心身体会出事。

【2016年12月20  00:00】记得半夜,又进来医生护士帮我检查,听她的意思开指还是不好,也就开到了二指。然后医生手伸进去操作,我不太知道是什么操作,打着无痛也感觉到了有点胀痛,还感觉有点撑开。也许在人工开指或者破膜吗。我害怕一直在叫,我就记得她弄完了流了不少血,我真的吓死了。到后半夜,医生让我睡觉,几十个小时了,不睡觉哪有力气生孩子,我说实在是睡不着没有困意,是兴奋,是害怕,大脑一直在过度紧张。然后医生给我打了一针安眠剂,这个药好神奇,我感觉在注射的过程我就睡过去了,睡得很死。

【2016年12月20  7:00—8:00】那一针安眠一直睡死到了早晨醒过来了,我感觉想要大便,而且憋不住了要拉出来了,等这种感觉重复了几次是规律的,我心想是不是要生了,赶紧叫了医生。检查完终于开了十指,我和果爸很兴奋,觉得这太不容易了,终于到了最后一关了。这时候由于待产时间太长我的无痛麻药失效了,痛的实在受不了又给我注射了一次。

但是好景不长,医生检查完说婴儿胎位不正,是枕后位,不能顺产。这个消息天打雷劈,难道我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经历了宫缩开全指又拉去剖腹产的?医生让我撅起屁股跪在床上,希望宝宝能自己转过来。我一边顶着开全指阵阵强烈的宫缩一边跪着,痛苦的我又哭了。这时候医生走了,我说你别走,万一她掉出来了怎么办啊!医生觉得我好可笑,说哪有那么容易,我过会再来。

跪了半个小时左右,检查还是不行,医生伸手进去好像生生帮我做了倒转术把胎位转过来的,这期间我又痛苦的吱哇乱叫。我真的佩服这里的医生水平和帮助你顺产的决心,但是顺产这件事,真的量力而为,选择最正确的生产方式才是对产妇的保护。

胎位的问题解决了,下面就是要进入第二产程,这里还有一个问题,胎儿好像不太配合啊,胎头一直下不来。医生教我宫缩强烈的时候憋住一口气,像拉屎一样使劲。

【2016年12月20  10:00-10:30】我大概记得是这个时间段,我躺到了产床上,原来是一张睡觉的床,按下按钮,床尾的一半折叠了,两边架上了脚蹬。两只脚分别踩上去是大腿根完全打开的角度,这时候进来了五六个人,有医生,助产士,护士。都是穿着墨绿色大褂的人,她们忙碌着准备消毒,准备用具和产后事宜。我自己在产床上随着宫缩使劲,按照医生教我的指令,我这里在给准妈妈们重复一遍,不要自己一直瞎用力,等待强烈的宫缩到来,可以用手抱住大腿或者膝盖,跟着强烈的宫缩一口气使劲。宫缩过了放松,再等待下一次到来重复。医生在忙碌,果爸这时候很给力,在帮我喊口号,放松,呼气,吸气,憋住使劲。

医助们准备好全围上来了,一边喊着指令一边使劲按压我的肚子,我生产时,再疼,也只有一个信念,宝宝快点顺利出来,我其他什么都忘了。全程一声不吭,宫缩到来憋气使劲,当时不夸张的说,脸上的五官都狰狞到挤一块了,身上,床上,早已经被汗水湿透。果爸也是加入到医生的行列一起给我加油,给我擦汗。

看到头了,使劲! 用力!快出来了!就这样持续了20多分钟,终于扑哧一下感觉轻松了,听到了宝宝的哭声,特别有力,一直哇哇哇的在屋里回响。那时候我瞬间瘫软了。包括第三产程分娩胎盘我都不知道了。

后来果爸跟我说,孩子出生的一瞬间,医生几乎同时解开了绕在她脖子上的两圈脐带。她生出来的颜色是紫红紫红的。我Ⅰ度撕裂。

【2016年12月20  13:00】在产房处理完,给我缝了针,因为麻药劲还没过,缝针的过程我没感到太疼。据没打无痛的朋友说,缝针和生孩子相比的痛也已经算不得什么了。我也不知道Ⅰ度撕裂有多严重,但是缝了好久的样子。我们被推回了病房,护士让我下地排尿,我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了。麻药过了,那种痛,是骨折的痛,连使劲翻身都动不了了,躺着尿尿让我直接尿床也排不出来,后来实在我觉得憋难受给我上了导尿管,一下排出来好几袋。

后记:
① 可能不少妈妈会问,怎么了,为什么站不起来了。耻骨联合分离了13mm,其实就和骨折一样痛,卧床不起了。恢复快的一个月可以站立行走。原因是侧面的骨盆狭窄,生产过于用力撑开了。

② 在医院住了7天,出院那天是圣诞节,别人开心的抱着宝宝回家,我让果爸叫了999救护车,一群人把我平移到担架上抬回了家。

③ 由于不能来回翻身,期间喂奶是家人把孩子在我两侧抱来抱去,但是也要侧身,吃一次奶疼痛难忍,翻身就要半天,新生儿不久就要吃一次,在喂奶的过程我没少大哭发脾气。增加了产后抑郁。

④ 整个期间卧床,恶露只能流在床上,流到伤口上没有及时清洗也会结痂,所以恶露40天了还没有彻底排干净。伤口直到现在我也觉得恢复的不好,看了好几次医生,表面都说恢复的没问题,但是生活会痛。

⑤ 卧床期间吃饭也是躺着吃,没有运动,排便困难,产后便秘问题一直很严重,不用药物无法排出,严重时一周一次排便,现在靠运动加药物每1-2天排便。产后内分泌失调,便秘型肥胖。

⑥ 产程太长,生产造成伤害,盆底肌受损严重,测试数据很不合格。日常运动和打喷嚏会漏尿。

所以我上面提到说,顺产这个事情,量力而为,操作不好,对产妇后面的身体影响很大。但是这次因祸得福的是,果爸全程参与了陪产,他由最开始想拒绝进产房到最后勇敢的和医生一起帮我助产,经历的这一系列磨难和关卡,见证了女人的不易。月子期间也是果爸精心照顾,帮我清洗消毒伤口,帮我翻身,还跟月嫂学会了给我做饭。我总评价他以后可以当金牌月嫂了。

希望准妈妈看到这篇文章不要害怕,吸取一些我的经验教训,选择最合适的方法,保护自己。

我要分享日记(点击)
MamaClub希望带给妈咪们幸福与健康:
更多资讯请点击—— MamaClub

— End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