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区】宝宝一出生,就被医生告知有水瘤在身上 -MamaClub

先天性脊尾骨畸胎瘤Sacrococcygeal Teratoma (SCT)

相信这个陌生的名称很多人都几乎没听过,也不懂到底是什么?包括我和孩子的爸爸也从来没听过,也不懂。但它就发生在我们的大宝身上。

话说妈妈进入产房后,心里一定是期待又紧张。不论妈妈生产如过鬼门关,宝宝出来是否健康和健全也好像是一场赌注。就像在我顺产大宝时,我经历了一场无法言语形容考验。

记得当大宝出来时,护士把她放在我胸前不到5秒就抱走,我心里想我还没看清,也还没抱呢。接下来,就如一连串的炸弹投向我。

儿科医生,对我说:

“妈咪,对不起,你的宝宝出了严重的问题。”

“她的屁股上方有个水瘤,大约4cm,我们不确定它的危险程度。”

“还有宝宝的左脚也完全反方向扭曲。”

当时我也懵了,完全没有回应的能力。

“还有1点,马六甲目前没有儿科专科可以帮宝宝治疗,所以必须马上送孩子到吉隆坡医院儿科专科治疗。”

“我怀疑它是脊椎瘤,它的影响后遗症都很严重。”

“我们也担心孩子的水瘤随时破裂,到时感染问题更严重。”

前一波还没缓过来,医生一连串的方案,让我脑袋都空白了,就连妇科医生这么给我缝合的伤口我都没知觉。

我被送回病房后,还没抱上宝宝,也没能喂宝宝喝口奶。医院就很快的安排了救护车,要护送宝宝到吉隆坡医治。

因为我刚生产完毕,不能和宝宝一起过去。护士很贴心的在爸爸回家准备必需品时,把宝宝推到病房来给我看,还帮我给宝宝拍照。

我的宝宝很乖,很粉嫩,但是谁也想不到她有严重的问题。因为水瘤的问题,我也不敢抱她,怕不小心弄破了,心里的百般滋味无法形容。

记得那天爸爸和奶奶陪着宝宝一路北上到吉隆坡,天也不留情的下着倾盆大雨。爸爸说救护车在雨中一路开着信号鸣到医院,让人感到那是多么严重的案例呢?

我独自留着生产的医院看着窗外的雨,我没哭。对伤口也没有痛的感觉,忘了自己生过孩子,忘了吃东西,忘了需要好好休息。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医生过来检查说可以出院了,也知道我的心我的魂都已经飞到孩子身边了。

幸好有朋友们无私的帮助我,陪着爸爸奶奶北上。凌晨回赶,一早到医院接我出院,又送我到吉隆坡马大医院。

到了医院,第一时间是看宝宝,医院知道我要留下来陪宝宝就给我配了张病床。爸爸说昨天一到医院就送到NICU做了各种检查,MRI SCAN都做了。

初步担心是脊椎瘤,后遗症可能影响下肢的发育。这又是一个超大的手榴弹炸到我头上,脑袋嗡嗡嗡根本不懂要怎么反应,唯有沉默。

偏偏又遇到了周末主要专科医生都休假,只有当值医生,我的心急得火烧一样,后来终于抓住了当值医生了解宝宝的情况为什么医生都没给孩子检查。

医生说:

“你们是暂时留下在我们部门的,你们的病例也没确诊,加上周末主治专科医生都休假了。要是宝宝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协助。但目前我们不能给相关的治疗。”

所以我们只能在这里干等,等到周一主治专科的医生来给我们确诊。就这样我度过这辈子最长最难熬的周末,而当晚我终于哭出来了。

Mama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