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教育】关系再亲,父母也别伸手跟孩子要这三样东西 -MamaClub


亲子关系,是世界上最亲密的生命关系,以血缘为底色,又因朝夕相处、共同生活而愈发浓厚。

也正是因为亲密,我们常常意识不到,自己其实正在向孩子索求着某些超出孩子给予能力的东西,而这些索取,会对孩子构成伤害。

听到这儿或许你会产生大大的疑惑:难道父母不才是给予者、付出者,而孩子只是获得者、享受者吗?

别急,你不妨往下看,为什么说——

无论关系多亲密,身为父母的我们,千万不能伸手跟孩子要这三样东西。

 

“可以理解理解爸妈吗?”

白天在公司连轴转了一整天,晚上回家还没喘匀气,老板又开始在微信群/WhatsApp里疯狂@你,孩子突然扑过来,撞得你一晃,TA伸手环住你的腿,“妈妈妈妈,陪我玩一会吧!”

一个头两个大,忍不住拉开孩子,你“温柔而坚定”地对TA说:

“好孩子,妈妈今天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处理好工作才能赚钱给你买好吃的好玩的,你是个大孩子了,应该自己玩了,乖,理解、体谅一下妈妈好吗?”

本以为孩子会听话地去一边自己玩玩具,没想到TA瘪了瘪嘴,放声大哭。

三四岁的小孩子能不能理解你,我们暂且放到一边,反正三四十岁的你,是还没有理解这个小娃娃。

对TA来说,那个成长阶段,陪伴这件事,就是比天还大。

我们就这样,跟孩子索求了TA当时根本没有能力提供的东西——像个大人一样理解大人的选择和需求。

类似的事情,在养育过程中,我们或许无心地,做过挺多。

演员马丽,幼年时父母离异,常年在外做生意的妈妈无暇照顾她,只给她很多物质上的补偿:玩具、衣服、零花钱…可唯独没有陪伴。

寄住在婆婆家的马丽,越来越没有安全感,起初她还会因为见不到妈妈而哭闹,后来就学着隐藏自己脆弱的一面,逼迫自己像男孩一样大大咧咧。

与此同时,马丽开始自卑,合影时常常一个人站在角落里。

明明天赋异禀、成绩优异,却连毕业大戏都拿不到女一号。

成名以后,她情路坎坷,30岁时,陷入“没有人和我求婚”的极度焦虑中。

直到遇见现在的老公。

她花了非常大的气力,才与自己和解。

孩子的童年时期,尤为需要父母高质量的亲子陪伴。

稳定的环境与稳定的客体,再加上充足的爱,有助于孩子建立安全感,养成独立的人格。

因为妈妈的缺席,马丽缺少了这一环节,所以在处理亲密关系、面对自我的问题上,都走得步履蹒跚。

我们总是希望孩子能理解我们的不容易,理解我们在外奔波,为他们的吃穿用度操心。

被这样期待的孩子,或许会表现得懂事、“独立”,渐渐地不吵也不闹,可他们心里有个洞,一直在呼呼地吹着冷风。

这个漏风的地方必定会造成孩子心理上的脆弱,使TA在未来某些时间点溃堤。

而孩子经历痛苦不幸,是为人父母的我们最不愿看到的,不是吗?

那么,我们就得尽量不为孩子埋雷。

 

“爸妈还能害你吗?”

最近,中国有一个职场观察类的综艺节目——《令人心动的offer》第二季正在热播,前传《面试篇》中有一个女孩名叫贺鑫磊。

她本科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2016年大三时通过司法考试和研究生考试,今年研究生毕业,拿到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硕士学位。

从履历上看,贺鑫磊是一个绝佳的律师苗子,但面试时,她已经通过公务员考试。

面试律师问:“如果能拿到律所的工作就不去做公务员了吗?”

贺鑫磊犹犹豫豫,说自己也很矛盾和纠结。

面试律师直接点明:“所以其实不是很想做律师?”

贺鑫磊继续犹豫,说不出话,双手紧张地捏在一起。

面试律师缓和了口气:“你选公务员是因为你父母希望你做公务员,还是自己(想做)?”

女孩这次回答得很快:“父母的原因大一些。”

面试律师半是戏谑半是无奈地感慨:“我们的父母怎么就这么喜欢让子女去当公务员!”

何止呢?一些父母何止是喜欢让子女去当公务员这一件事?

他们还喜欢让孩子考第一名、学理科、学金融、按时结婚生子……

他们最喜欢的是,让孩子按照他们规划好的路线成长。

他们担心孩子无法独立过好自己的人生,总是向孩子传递着极大的不信任。

这会造成什么后果?

贺鑫磊表面上看,毕业于名校名专业,学习能力、考试能力堪称一流,完全是“别人家的孩子”,可她缺乏自信,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很多时候仿佛做着父母的傀儡。

学术界有一种理论叫“认知上的懒惰者”,意指在其他条件完全相同的情况下,人们倾向于选择在思维层面阻力最小的那条路。

从小被要求听话的孩子,这条熟悉的路就是听爸妈的话,因为听话了就不需要承担责任,过不好就全是父母的错——“他们要我这样做的”。

向孩子索要“听话”的父母,不经意间,就培养出了人生的逃兵、不会为自己负责的孩子。

父母能护孩子一时,却护不了TA一生一世。

 

“我这一辈子可都是为了你”

热播剧《小别离》中,海清饰演的女主角,几经波折终于把女儿送到国外上高中。

却因为思念女儿过度,整日在家里对着女儿朵朵的视频哭泣,甚至年近四旬想再生一个孩子转移注意力。

女儿朵朵在国外过得好好的,认真读书、学习、生活,妈妈在国内,却把自己搞得活像个失独母亲,仿佛生活里没了孩子,她的人生就失去了全部寄托,没有了任何意义。

反观口碑美剧《大小谎言》中,妮可·基德曼饰演的妈妈却完全不同。

奶奶试图夺走双胞胎儿子的抚养权,开庭前,儿子们悄悄问妈妈:“我们要不要说不喜欢奶奶?”

妈妈摇摇头:“不,别那么说。”

儿子们看到妈妈疲惫不堪,忍不住说:“妈妈,我们可以保护你!”

妈妈却说:“你们不用保护我,你们只需要说出实话。”

打开弹幕,网友清一色地都在赞叹妈妈的教育方式和这不对孩子做任何绑架的家庭氛围。

坦白说,剧里这个妈妈也算不上完美妈妈——夫妻感情不和睦,她常常被丈夫家暴,而且她偶尔也会克制不住自己,对孩子大吼大叫。

但就这件事的处理上,不得不说,她超出海清饰演的妈妈好几个段位。

因为她始终界限清晰,坚持成年人的事情交给成年人自己解决,而非让孩子卷入到大人的关系战争中,让孩子反过来做妈妈的保护者和照顾者。

再看回海清饰演的妈妈,工作上遇到瓶颈,无法取得骄人的成绩,就在孩子身上找存在感和价值感,试图通过孩子的好成绩、好表现来证明自己。

她对女儿朵朵面面俱到,看起来是把自己整个人生都奉献给了孩子,实则是寄生在孩子身上。

人人都是只活一辈子,这位妈妈,却偷走了孩子的人生,硬生生活出了“两辈子”。

在这种畸形的亲子关系下,朵朵与妈妈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修改成绩单、离家出走,一度患上了考试焦虑症。

即便已经拿到了国内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她也坚持要出国留学,只为了能自己做一次决定。

某作家在《爱与孤独》中说:

“家里养的花自杀了,遗书写道:一生不愁吃穿,唯独缺少阳光和爱。”

朵朵缺爱吗?在朵朵身上,妈妈倾注了自己全部的爱与关注。

可是妈妈的爱,却险些将朵朵“淹死”。

前几天,演员伊能静在综艺《理想家》中引用尹建莉老师的话,说:得体退出,是她对儿子最大的爱。

尹建莉老师的原话是说:

“母爱的第一个任务是和孩子亲密,呵护孩子成长;第二个任务是和孩子分离,促进孩子独立。”

“若母亲把顺序做反了,就是在做一件反自然的事,既让孩子童年贫瘠,又让孩子的成年生活窒息。”

“强烈的母爱不是对孩子恒久的占有,而是一场得体的退出。”

“母子一场,是生命中最深厚的缘分,深情只在这渐行渐远中才趋于真实。”

给予孩子充分的爱与自由,却不执着于掌控孩子的生命,这才是父爱母爱的最伟大之处吧!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