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教育】你是否能快速察觉孩子的抑郁状态?让一个医生的经历来告诉你 -MamaClub

对于父母来说,想到自己可能会忽略孩子的抑郁迹象是很可怕的。

但不幸的是,这种情况经常出现。

虽然在一小部分病例中,父母在孩子出现抑郁症状后不久就来寻求帮助,但在我的临床经验中,相反的情况要常见得多。

通常情况下,当一个孩子来向我寻求帮助时,他们会报告说,在来访前的2到3年里,他们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焦虑和抑郁症状。

随着抑郁症和自杀倾向在儿童中所占比例的上升,这已经成为一个紧迫的问题。

家长们报告说,每4个孩子中就有1个认识患抑郁症的同龄人,每10个孩子中就有1个认识有过自杀性行为的同龄人。

这些数据来自于C.S.莫特儿童医院最近对全国儿童健康状况的调查,该调查询问了国内初高中孩子的父母,他们如何看待自己在辨别孩子是否患抑郁症方面的能力。

调查显示,90%的父母认为自己至少有点自信,他们能看到孩子的抑郁症状。

调查报告说:

“然而,有三分之二的父母也提到了他们在辨别孩子的抑郁方面可能存在的困难,比如很难区分是正常的情绪起伏还是潜在的抑郁(40%),毕竟年轻人都比较善于隐藏自己的感受(30%)”。

家长们能正确地认识到其中的困难。

但报告的作者指出,父母可能对自己识别孩子抑郁症状的能力过于自信。

经常听到儿童和青少年们说抑郁的感觉有多糟,而他们从来没有把这些告诉过父母。

有时他们试着和父母交谈,但却还是沮丧地放弃了。

有时他们甚至不愿去尝试,因为他们对自己父母的反应感到担心。

 

为什么孩子不告诉父母他们的感受?

我们不听

也许是我们很忙,或者我们在听的同时也没有放下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没有把关注点放在孩子身上。

尽管如今父母们知道要花更多的时间和孩子在一起,但我们也更容易在和孩子相处时分心。

我们总试着改变他们

当我们遇到问题时,我们其实更希望得到朋友的倾听,而不是被教育该怎么做。

但是作为父母,我们从孩子小时候就一直在解决他们大大小小的各种问题。

告诉他们应该有什么感觉,也是十分普遍的做法。

我们会说:“别担心,都会过去的。”

我们总是告诉他们这是暂时的

我们总认为他们正在经历的这个阶段不会一直持续下去。

我们不会一再确认他们的状况

因为他们在我们面前看起来很好,所以我们就不再关心这件事。

或许我们还会想起他们三岁的时候,每次问他们有没有哪里痛,他们都会说“有”。

来访的父母经常告诉我,他们的孩子很容易受影响,只要你问他们是否感到焦虑或抑郁,他们就会真的觉得自己有类似的症状。

所以有时这些父母还会认为是我在和孩子单独交谈的10分钟内制造了焦虑感,而不相信孩子自己所倾诉的多年来的痛苦。

孩子们试图不让我们担心

孩子们会看到父母背负着生活压力,所以他们会尽量不告诉我们他们所经历的事,不想让我们负担过重。

我通常会在大孩子身上看到这种情况,他们会保护他们的父母,努力在家中扮演一个照顾者的角色。

但同时我发现,在那些年纪较小的孩子身上也会有这样的情况,他们在家里会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是快乐、没烦恼的。

有心理需要的儿童越来越多,孩子们也越来越频繁地告诉我,他们把自己的需求放在第二位,因为他们的兄弟姐妹有更多需求。

 

父母如何建立一种让孩子信任的关系?

揭开抑郁症的神秘面纱

和你的孩子分享你自己的焦虑或抑郁经历。

不要等到他们十几岁才谈论这个话题,在他们上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就可以开始谈谈“抑郁情绪”的感受。

如果你自己经历过,可以告诉你的孩子如何更好地理解它。

如果你知道身边的朋友或亲戚有类似情况,就简单地分享你对此的感受。

告诉你的孩子你想提供帮助,并让他们知道,如果有任何需要你帮忙的地方都可以告诉你。

寻求医生的帮助

我们去看医生可以不仅仅是因为发烧和咳嗽,儿科医生也可以帮助解决情绪问题。

甚至还有专门谈话的医生(心理医生),我喜欢这样称呼他们,他们整天都在解决情绪问题。

找到值得信任的成年人

莫特医院的测验中一个关键的发现是:

“十分之七的家长认为学校应该对所有学生进行抑郁症筛查;六年级是最适合开始进行抑郁症筛查的年龄”。

家长可以鼓励孩子与可信赖的朋友、亲戚或老师交谈。

 

当你的孩子不和你说话的时候

抑郁症在不同的孩子身上会表现出很多不同的症状。

有些孩子把朋友推开,花更多的时间独处,他们可能看起来很悲伤。

但另一些孩子则似乎更加愤怒,他们暴躁且容易发泄负面情绪。

当一个孩子试图对抗抑郁时,很容易被看成是有“行为问题”或“在学校偷懒”。

但抑郁的一个特点是它会切断我们与重要事件和他人的联系。

当父母察觉到自己和孩子的关系疏远,并持续了一到两周时,就要提高警惕了。

Mama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