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篇】你知道吗?原来,男人也会产后抑郁 -MamaClub

随着媒体对妈妈们生育辛苦的普及,人们也开始渐渐了解到产后抑郁症的普遍性。

很多妈妈都会在生下宝宝后,因为身体内的激素水平降低,还有照顾宝宝的种种压力,患上产后抑郁症。

但其实,就算没有身体内荷尔蒙水平的波动,很多爸爸居然也会患上产后抑郁症。

有的在患病好几年后终于慢慢痊愈,但从此再也不想要宝宝;而有的,在苦苦挣扎了几年后还是选择了自杀。

 

John Clayton是英国卡迪夫大学的一名博士研究生。

在进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之前,他曾经是一名英国皇家空军的军官。

2013年的时候,38岁的他和妻子Vicky有了一个孩子Hugo。

Hugo才8周大时,John带着妻子一起来到了卡迪夫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卡迪夫的工作环境虽然不错,但是夫妻俩在这边基本没什么朋友。

照顾宝宝的所有任务都放在了两个人身上,且没有任何人给一点经验和帮助。

让情况变得更棘手的是,Vicky在生了宝宝后就患上了严重的产后抑郁。

好在女性产后抑郁症在英国已经被大众所熟知,Vicky很快就约上了心理医生,开始治疗抑郁症。

但是,在Vicky治疗的同时,John也变得越来越不对劲。

John总觉得,有了Hugo后,宝宝和妈妈成为了一体:妻子更关注和关心宝宝,而宝宝也更依赖妈妈,自己反而成了这个家的局外人一样。

与此同时,多了一个宝宝,家里的经济压力也更重了,各种琐碎的家务和照顾人的工作,也都落到了自己的肩上。

所以,John和妻子一样,也开始变得抑郁。

抑郁症不是发烧感冒,吃颗药两三天慢慢就好了,需要一个长期的治疗过程,而在治疗期间,生活也必须要继续下去。

但是,两个都抑郁了的、不愉快的人,又怎么在一起积极幸福地生活呢?

John和Vicky的相处,并没有因为多了一个宝宝而变得特别紧密,反而越来越艰难。

最终两人决定离婚,但决定愿意为了宝宝,正常往来。

就在Vicky的产后抑郁症慢慢好起来的同时,她却发现John变得越来越消极和不开心:他甚至在见面的时候常常和自己提到说,觉得自己有自杀倾向。

但是又为了让Vicky安心,说自己不会真的去自杀的。

John也知道要正视自己的精神状态,所以通过学校预约到了固定的心理医生。

他开始定时服药和定时回诊。从医生角度看,他好像也渐渐好起来了。

到了2016年时,John表面上看起来一切都还不错:他向学校申请了一笔研究资金,就快要通过审批;他有自己正常的社交圈,甚至在10月份的时候,还高高兴兴地参加了一个朋友的聚会。

但是,就在大家都以为他已经从前妻生产后的抑郁症中完全好起来的时候,2016年11月份,John毫无预兆地自杀了。

从宝宝出生后挣扎了3年半,尽管在外人面前他表现得已经好起来,可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Mark是一个来自英国威尔士Bridgend的销售员。

2004年,30岁的他是个乐观、快乐的人,总是面带微笑,对生活充满了期待和希望。

他有一个和自己很恩爱的妻子,两个人也对未来的家庭充满期待。

从他知道他妻子怀孕的那一刻起,Mark就渴望着把宝宝抱在怀里。

但是,真的到了妻子分娩的时候,在所有人都说着,他应该非常非常爱自己的孩子的时候,Mark却感受不到那种传说中的强烈的爱意。

在妻子经历了长达20个小时还没有结束的分娩后,Mark感到十分担忧和害怕。

当医生冲出了告诉他,妻子必须接受紧急剖腹产手术时,Mark一度感到妻子和宝宝都活不下去了。

虽然最后手术成功了,妻子和宝宝都没有事,但他只是想赶紧剪断脐带,离开产房,结束这痛苦的一切。

所以,之后护士把他刚刚出生的儿子Ethan递到他怀里时,Mark发现,自己对宝宝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或者准确地说,并没有想象中会有的那种对儿子深刻的爱意。

反而是感到,生活中突然闯进了一个陌生人。

有了宝宝,给他带来的不是幸福和喜悦,反而是恐慌、焦虑和迷茫。

之后,Mark开始了和产后抑郁以及创伤后应激障碍长达6年的斗争。

宝宝出生的时候带来的那种恐慌和陌生感,始终萦绕在Mark心头,他感到自己非常地焦虑,但是却又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种陌生感和失落感。

从小在矿业社区长大的他,接受的完全是“硬汉教育”:无论何时,当一个男人想要倾诉情感问题的时候,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去酒吧里喝上几杯,看看球赛就行了。

而所有父亲在有了宝宝后都应该振作起来,更不能在宝宝面前表现脆弱的一面。

可能正是因为这种教育,让Mark即使已经精神抑郁了,依然不愿意去看医生。

但是,妻子在生完宝宝后出现的情绪低落状况,很快得到了重视:她被诊断出患有严重的产后抑郁症,非常需要家人的照顾。

于是,原本就感到压力很大的Mark,为了妻子的康复,辞掉了工作:先把精力都放在照顾老婆和宝宝身上,让她们好起来了再说。

但是,治疗的过程是漫长的,随着时间的推移,Mark肩上背负的贷款压力也越来越大,生活入不敷出,妻子也没有办法一个人好好地照顾好宝宝。

所以Mark觉得自己的抑郁不能够表现出来,让家人更担心。

他依然自顾自地扛着,靠借钱和信用卡生活,不愿意影响到妻子的精神状况。

在爸爸四个月大的时候,Marks终于撑不住了。

他开始有自杀的念头,但是却反复和这个念头挣扎。

虽然没有主动计划着去自杀,却常常想着:要是眼前这辆车能够撞死我,好像也就解脱了,再也不用忍受那种绝望的感受了。

为了麻痹这种痛苦,Mark开始所谓的硬汉的面对方式:喝酒、赌博、和故意挑衅人来和自己打架。

当有一次凌晨三点,他正在给儿子换尿布时,儿子却尿了他一身。他终于爆发了:愤怒地打了沙发一拳后,冲到楼下大声地喊着:“我再也受不了了!”

到了2011年时,Mark感到自己完全失去了对婚姻、家庭的期待,完全崩溃了的他,终于在家人的督促下去看了医生。

他被诊断为患有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产后抑郁以及潜在的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

一直到现在,他都还在接受治疗,但是在药物和医生的帮助下,他的情况也有所好转。

他开始和周围的人科普“父亲也会患上产后抑郁”的这一概念,并因为他在对提高男性精神健康意识方面的共享,成为了当地人的英雄。

但是,他自己的疾病,却依然没有完全痊愈,依然还在治疗。虽然他现在和儿子的关系很不错,会陪伴Ethan一起踢球,娱乐,终于也喜欢上了做父亲的感觉。

但是,他和妻子都同意,再也不要生小孩了。他们再也不要又经历一遍,生养子女时的那种痛苦。

 

34岁的Mike和他32岁的妻子Effie,在2013年1月的时候,迎来了他们期盼已久的第一个孩子。

Mike非常激动,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他刚刚出生的女儿。

在妻子怀孕期间,他就不停地整理婴儿房,买各种小衣服,计划着给宝宝取名字。

然而,在宝宝真正出生后,Mike却不知道怎么去爱她:他没有想到生宝宝是这么痛苦,他完全被妻子分娩时的剧痛吓到了。

当护士把宝宝放在他怀里时,Mike的内心想的是:“这个到底是什么?”、“我该怎么做?”、“我应该感受到自己很爱很爱她才对啊,应该本能地就觉得和她很亲才对啊,为什么我没有这种感觉?”

相比之下,妻子Effie的表现比自己好太多了:她像是一个天生的母亲,娴熟并享受着照顾宝宝的每一刻。

而女儿也只依赖Effie,自己抱着的时候总是哭。

Mike觉得非常失落和挫败,只能在一旁看着。

“我觉得我的宝宝并不喜欢我,我抱着她的时候她总是闹,这让我感到很有压力。”

“晚上Effie给宝宝喂奶的时候我也会起来一起陪着,但是我觉得自己在一旁根本没有什么用。”

这种失落感和无力感,渐渐地发展成了一种焦虑和抑郁。

直到他养的哈士奇生了小狗,而他们因为要照顾宝宝的原因,只能把小狗们都送人时,Mike感觉到自己就像失去了孩子一样痛苦。

他开始明白,自己是在嫉妒妻子,嫉妒她那么受女儿的依赖。

Mike意识到自己状况不太对,终于在宝宝满5个月后,鼓起勇气,把自己内心的感受告诉了妻子。

妻子鼓励他去看一看医生,而不是就这样一直胡思乱想。

在心理医生的帮助下,Mike知道自己是患上了产后抑郁,内心有太多负面情绪的积压需要宣泄。

在抗抑郁药物和心理治疗的帮助下,Mike感到自己被理解和支持,抑郁症也慢慢好了起来。又过了六个多月,Mike觉得自己好多了。

而长大了许多的女儿,也在和爸爸日积月累的相处下,也开始依赖父亲了。

Mike和自己、和妻子、和宝宝的关系也都慢慢好了起来。

一年半前,他们又再次拥有了一个孩子。

这次,已经有了经验的Mike不仅更清楚怎么照顾妻子和孩子,也更知道这么把自己照顾好。

现在,他非常享受和自己两个宝宝在一起的感觉。产后抑郁症没有再次复发。在接受采访时,Mike表示最重要的,是敢于去承认自己需要帮助。

“我想让所有男人知道,去看心理医生并不代表自己就是娘娘腔或者疯子。”

 

产后抑郁是一种精神疾病,大概有五分之一的妈妈们,会在怀孕期间或者分娩后一年内,患上不同程度的产后抑郁。

大多数医生都认为,这种抑郁是由于怀孕期间和分娩后身体内激素水平紊乱引起的。

然而,正是因为对产后抑郁的认识重点,一直以来都是放在激素水平变化上,而忽略了诱发抑郁症的种种生活特征。

所以很多人根本不会想到,其实作为父亲的男性们,也可能在同时忍受。

除了Mike、John和Mark,还有很多父亲患上产后抑郁的故事。

他们有的是在妻子生下宝宝后,被繁重的家务和经济压力压垮了;有的是发现自己没有对宝宝产生强烈的爱,而感到焦虑。

甚至有些爸爸,会恨自己的宝宝:嫉妒宝宝夺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关注和爱;嫉妒宝宝毁掉了他原本的生活,希望有人能把宝宝带走,进而出现自杀、自残和伤害家人的种种念头。

父亲也会和母亲一样,在某些时刻出现:“我干脆带着宝宝一起离开世界”的想法。

英国医学院研究委员会和伦敦大学学院2018发布的研究中就表示:

21%的新爸爸们,曾经经历了产后抑郁。虽然这个数字和39%的女性产后抑郁概率相比要低许多,但是依然让人感到吃惊。

而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的是,73%的新爸爸们都会担心妻子的心理健康,却只有38%的爸爸意识到,自己的心理健康对家庭而言一样很重要。

但因为社会普遍认为,男生不应该哭哭唧唧太在意这些情绪上的事情。

而硬汉教育也让很多男性们有再多的压力也不会表现出来。

所以大多数情况下,爸爸们的各种负面情绪,只能一直在心底堆积。

所以,虽然也许和母亲们患上产后抑郁的主要诱因不同,但是,父亲们在宝宝出生后患上抑郁症的状况,的确是普遍存在的。

生养孩子的压力实在是太繁重了:经济上的压力、精力上的压力、甚至社会要求的无私而强烈的父爱母爱都成为了压力。

呼吁关心女性产后心理健康、男性产后心理健康,其实说到底,是要呼吁大家珍视生活里包括自己在内的每个人。

所谓的“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和“父爱如山坚强沉稳”,是赞美,但并不是理所应当的常态。

没有谁是天生的就应该无坚不摧、积极向上的。也没有人是天生就会当爸爸妈妈的。

所以,在准备要宝宝之前,尽量地先让自己从经济、到身体、到心理,都有充分的准备。

而在爱孩子的同时,爸爸妈妈们也要先学会爱自己和爱彼此。

Leave a Comment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